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拿出身上仅有的一张斩妖符,念道:

    “禁!

    碎!

    灭!

    破裂!

    万魔共伏!

    急急如律令!”

    金光闪起,照亮半边天空。

    随着斩妖符的飞起,蓝色光芒和金色光芒对抗了起来,此时天空已是风起云涌,森林里的其他低级妖怪早已逃出了森林。

    苏子矜此刻也是卯足了力气,将术法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而那边芦屋祺白也是发动全身的术法,和苏子矜一起对抗九尾妖狐。

    光芒越来越亮,苏子矜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苏子矜是被一阵雷声吵醒的,她慢慢的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一片黑乎乎地石壁,紧接着一道闪电亮起,照亮了整个山洞。

    苏子矜这才意识到她是在一个山洞里,山洞里烧着一些柴火,而外面正在下着倾盆大雨。

    她看着外面的大雨,余光扫到她身下的一件衣服,脸色微变,连忙向旁边看去。

    在她的身旁,芦屋祺白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壁,似乎正在睡觉。

    苏子矜看着他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以外,身上似乎没有其它的伤,暂且松了口气。

    她慢慢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想坐起来,不知是不是她的动作太大,一双温热干燥的大手将她扶了起来。

    苏子矜看着芦屋祺白苍白的面容,心里有些愧疚,斩杀九尾妖狐是她的任务,她没想到会牵连到其他人。

    芦屋祺白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意思,他伸手揉了揉苏子矜的脑袋,“你不用感到愧疚,我没受什么伤,而且我们是……伙伴,不是吗?”

    “我们是……伙伴,但这件事情我很清楚,对不起,是我害你受伤了。”苏子矜明白的,这个男人是不想她难过,但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和他并没有关系。

    狭长的眼眸中划过一丝难过,芦屋祺白笑了笑,但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牵强,他低声说了句,“你非要和我分的这么清吗?”

    苏子矜看着他那完美的面庞,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她慢慢将头低下,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看不出她此刻的表情。

    身边的芦屋祺白却有了动静,他伸手一拉,将苏子矜拉到了怀里,他感受到了怀里的人身体僵住了,但他并不在意。

    他紧紧地抱住苏子矜,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背,似乎想让她放轻松一些。

    “默羽,这么长时间了,你就感受不到吗?”低沉的声音从颈窝处传出。

    苏子矜从芦屋祺白抱她时,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僵硬的不像话。

    当她听到芦屋祺白的声音时才反应过来,微微挣扎,可芦屋祺白抱得更紧了,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苏子矜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芦屋祺白的意思,放弃了挣扎,她开口轻轻说道:“我、我不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仅是这个回答就让原本还一脸难过的芦屋祺白瞬间恢复了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