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功能便是为供奉我的人家带来财富和好运,但前提是供奉我的人必须要用我给他们带来的财富做一些好事”,说到这座敷童子忽然低下了头。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位供奉我的左大史根本没做好事,尽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尤其是他的儿子,凭着她这左大史府的少爷的身份,做尽了坏事!”座敷童子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然后苏子矜接着他的话说:“之后你想离开,但是却被什么人封印在了这里是吗?”

    座敷童子点了点头,“他们找了一位暗黑阴阳师来对付我,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那夜里传出的孩子的哭声也是你喽。”

    苏子矜接着问道。

    “是的,我被封印在这里非常着急,于是就想出这么一个方法,希望能有人来救我,幸好你们来了!”他露出一脸感谢。

    苏子矜挑了挑眉,用哭声吸引人来救你啊,这方法还真是……不错。

    “那你知道那个暗黑阴阳师现在在哪吗?”

    座敷童子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好像在封印了我之后便离开了吧,他会来对付我,也是左大史花了重金才来的。”

    苏子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芦屋祺白,“你说我们是不是要为这左大史做些什么啊?”

    没等芦屋祺白说话,座敷童子开口了,“姐姐,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就行,我会让他们受到应该有的惩罚的!”

    苏子矜没有反驳,既然人家要自己动手,那她就不多管闲事了,于是开口道:“那好吧,如果你有什么事,你可以去西边的那个酒店找我们。”

    座敷童子点了点头,“谢谢你,姐姐,我先走了,再见!”

    一阵蓝光闪过,座敷童子消失了,苏子矜对芦屋祺白说:“那我们也离开吧。”

    之后两人一起回到了酒店。

    -

    两天后。

    酒店里。

    “喂喂,你们听说了吗,左大史府的金库被洗劫一空了,而且那左大史和他的儿子都疯了,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

    “真的吗?昨天我也听说了一些,但没怎么信,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家叔叔是左大史府的侍从,我是听他说的,你们说这算不算报应啊,左大史和他儿子做了这么多坏事,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呢!”

    “可不是嘛……”

    ……

    苏子矜听了这些武士的话,心里明白了,看来座敷童子已经行动过了。

    这左大史和他儿子也是罪有应得,贪心不足,做尽坏事,总会受到报应,不是吗?

    人还是得做点好事,就算不做好事,那也得做个老老实实的人吧,总有人看见你的努力。

    在她思考的过程中,芦屋祺白可没闲着,他看苏子矜也不动,一直给她夹菜,等苏子矜回过神时,看见碗里堆了一堆菜,眼角抽了抽。

    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芦屋祺白,只见那人笑容灿烂,“多吃点,你太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