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这才反应过来,她从吃饭起就一直在吃米饭,根本没有夹过菜,因为她一直在思考她现在对芦屋祺白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但她似乎并没有想清楚,不过她决定还是先把这事放一放,等她处理完另一件事再说。

    她想起昨天吃饭时那几位武士说的话,对芦屋祺白说:“你昨天也听见那几个武士说的话了吧。”

    芦屋祺白夹菜的手一顿,“恩,听见了,你想去看看?”

    “恩,我想去看看,我觉得那个孩子的哭声很有可能是座敷童子的,但座敷童子一般并不会哭”,说到这里他看了芦屋祺白一眼。

    芦屋祺白顺着她的话说:“在这种情况下,座敷童子应该是被困在那户人家了。”

    苏子矜赞同的点了点头,“座敷童子是个善良的妖怪,我想去帮帮他。”

    “我没意见,你去哪我就去哪”,芦屋祺白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苏子矜听了他的话,心漏了一拍,不过马上便恢复正常,开口道:“那咱们吃过饭就去吧。”

    芦屋祺白点了点头。

    饭后,两人离开了酒店到达了左大史的府邸。

    苏子矜看着左大史府,皱了下眉头,“看来这左大史府里果然有问题。”

    “府里的东北方有一团黑雾,而且我感受到了座敷童子和一种不一样的气息,看来是有人将座敷童子封印在这府里了”,芦屋祺白看着左大史府慢慢说道。

    苏子矜一脸赞同,“我也感受到了那股气息,要不我们还是晚上来吧,白天太过显眼了。”

    芦屋祺白点了点头,他都没问题,只要苏子矜开心就好,他愿意陪她做任何事。

    夜幕很快降临,此时的人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当然,除了两个人。

    这时,左大史府外站着两个人,那就是苏子矜和芦屋祺白。

    两人悄悄地进入左大史府,然后找到那一团黑雾所在地。

    那里是一间很普通的小屋子,两人轻轻将门打开,屋里只有一张桌子,便没有其它东西了。

    两人走到桌子旁,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只有巴掌大的木盒子,盒子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还封着一张不知名的符。

    苏子矜轻轻对芦屋祺白说:“这里应该就是座敷童子了。”

    “咱们现在要把他放出来吗?”

    芦屋祺白尊重苏子矜的决定。

    苏子矜点了点头,伸手想把符揭开,却被芦屋祺白抓住。

    “等一下,这符似乎有些不对劲”,他将苏子矜的手拉回,在面前画了个小型的五芒星阵,说了句,“灭!”

    五芒星阵覆到那张符上,那张符立刻散出一股黑气,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随后盒子自己打开了,一个身着红袍,样貌可爱的孩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谢谢你们救了我!”座敷童子眼眶中含着泪水,他总算出来了。

    苏子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是座敷童子吧,你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

    座敷童子点了点头,“我是座敷童子,事情是这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