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听了她的话,心情有些微妙,还没等她多想,那边的攻击已经来了。

    她连忙拿出一张百鬼符,念道:“百鬼之符,万魔共伏,急急如律令!”

    百鬼符向络新妇飞去,络新妇尖叫了一声极力反抗,苏子矜一看,这张符估计撑不了多久,于是想再用另一张符。

    谁知一只手将她拉到一边,只见那人拿出一张名为灭的符,灭符直直地向络新妇飞去。

    一阵光芒闪过,刚刚才挣脱百鬼符的络新妇尖叫了一声便消失不见了。

    苏子矜挑着眉看了芦屋祺白一眼,暗道,这人还挺舍得,那可是灭符,不过用在这里有些大材小用了,她的灭符可就只有五张。

    在这里稍微说下,阴阳师使用阴阳术大部分情况下是需要用符的,阴阳师的能力越高,符的威力也就越强,而且符的威力也有强弱。

    符从强到弱可以分为斩妖符,灭符,百鬼符和白符。

    斩妖符对付的妖怪一般是相当于妖王级别的妖怪,灭符对付的一般是高阶的妖怪,百鬼符对付的是中等级别的妖怪,而白符对付的就是一些很低级的妖怪了。

    阴阳师使用符并不是直接将妖怪们消灭,而是将它们封印在符内,然后慢慢净化它们。

    至于络新妇的能力,应该需要两张百鬼符吧。

    芦屋祺白回头看着苏子矜,眸中透着关心,“默羽,你没事吧?”

    苏子矜摇了摇头,“我没事。”

    芦屋祺白点了点头,疑惑的开口道:“这里怎么会有络新妇,白天可是没有一点她的气味?”

    苏子矜眸光闪了闪,“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晚上才来的吧。”

    芦屋祺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看了看苏子矜的房间,“你这里应该是不能睡了,你去我的房间吧,我留在这里。”

    苏子矜忽然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她还是拒绝了,“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凑合一夜就行。”

    说完这句话,她看见对面男人的眼中似乎划过一丝落寞,她的心里似乎更加不对劲了。

    “默羽,你非要和我这么生分吗?”芦屋祺白垂眸低声说道。

    听着他那有些难过的话语,苏子矜有些无措,“那、那个我去还不行吗?”

    芦屋祺白立马抬起头露出一个耀眼的笑容,“默羽,你赶紧去休息吧,不用管我,我在这凑合就行。”

    说完他将苏子矜推到他的房间,然后退到门外,“默羽,早点休息!”

    随后将门关上。

    芦屋祺白并没有马上离开,他靠在门边似乎在想一些事情,好一会儿才离开。

    而此时的苏子矜也没有睡觉,她的眼前全是刚刚芦屋祺白的笑容,她将手放在胸前,感受着她那快速跳跃的心脏,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翌日。

    饭桌上,苏子矜安静的吃着饭,吃着吃着,碗里忽然多出一块肉,苏子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对面的人。

    芦屋祺白也看向苏子矜,勾了勾唇,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光吃饭怎么行,应该多吃点肉,你太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