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地上,宣布着新的一天正式开始。

    苏子矜抬头看了看距离他们不是很远的城镇,对身边的芦屋祺白说:“我们这几天就在前面的这个城镇歇歇吧。”

    芦屋祺白点了点头,其实他在哪都无所谓,只要能和苏子矜一起就行了。

    随后两人便向镇子走去。

    半个时辰后,两人到达城镇,但两人发现这个镇子似乎有些问题,有哪里不对劲。

    不过两人还是决定先去吃饭,两人找了一个酒店坐下,他们旁边一桌坐着几个武士,正在聊些什么事情。

    苏子矜和芦屋祺白就听了起来,只听其中一名武士说道:“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夜里左大史家里又传出了孩子的哭声呢!”

    “怎么没听说呢,左大史家根本就没有孩子呀,这真是太邪门了,”那人忽然将声音压低,“你们说是不是左大史家里是不是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另一名武士也是点了点头赞成道:“我也觉得,算了,咱们还是别说了,别也粘上不干净的东西,赶紧吃饭吧。”

    苏子矜和芦屋祺白听了他们的话,心里有了点底,看来应该是左大史的府内有问题了。

    晚上,两人在酒店住了下来,打算明日再离开。

    夜里,本已睡着的苏子矜突然睁开了眼,直接往旁边一滚,而原本她睡得地方已经被一个如钩子一样锋利地东西狠狠的插了一个洞。

    苏子矜向上一看,原来是一个上身为人类女性,而下身却是蜘蛛的妖怪。

    刚刚插在苏子矜睡觉的那个地方的,正是它的一只腿,它的每条腿都像尖勾般一样锋利。

    苏子矜是认识这个妖怪的,此妖怪名为络新妇,要说这络新妇,之前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背叛,后来被扔进了一个黑笼子里,笼子里到处都是毒蜘蛛,她无处可逃。

    之后蜘蛛们吞噬了她的身体,但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与蜘蛛融为一体了,因此,她也就变成了妖怪。

    她从笼子里出来后,先是把那个负心汉吃了,然后又吃了那些害她的人,报完仇后,她就开始到处寻找负心汉,以负心汉为食。

    苏子矜不明白,络新妇为什么会找上她,当她看到床边掉落的项链时,瞳孔缩了缩。

    原来是掩盖她身上气味的项链掉了,可能是因为她是川夜的孙女吧,从小她的身上就有一股吸引妖怪的味道,妖怪们都很喜欢这种味道。

    善良的妖怪可能会找她玩,而邪恶的妖怪则是想把她……吃掉。

    川夜发现后,为苏子矜做了个项链,并在项链中设了术法,自此,苏子矜才摆脱妖怪们的侵扰。

    苏子矜看着掉在地上的项链,身影一动,项链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她现在是庆幸的,只引来了一只妖怪,要是多来几只,那就麻烦了。

    络新妇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苏子矜,尖笑起来,“啊哈哈哈,小妹妹,你可真香,虽然我一般只吃负心汉的,但是你太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