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何炎之的房间位置很好,能清晰的看见太阳落山的场景。

    此时的太阳似披了层红沙,又似姑娘羞红的脸,天空的云朵,也被将要西下的夕阳染成了不同的色彩,白天那蔚蓝的天空,这时也已被装点的富丽堂皇。

    苏子矜看着眼前的美景,内心特别平静,也许当一个普通人,老了以后能和爱的人坐在一起,看那夕阳西下,也是件美好的事。

    但这对苏子矜来说是件不可奢求的事情。

    自从她决定要找回自己的记忆,她就必须要为此付出努力,因此,她现在还不能这样,一切都要等她恢复记忆,尘埃落定以后,才能谈这些吧。

    不过,人想得到什么不就是得付出些努力吗?

    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即使是有,那你也不可能永远拥有。

    通过努力得到的一切,才是最可靠的!

    ……

    苏子矜站在窗前,宛若一座雕像,这时,卧室的门打开了。

    何炎之刚打开门,就看见站在窗前的少女,夕阳的余光洒在她的脸上,衬得她的眉目有些不太真实的柔美。

    她仿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何炎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他就有这种感觉。

    他忽然有些惶恐,她会不会突然离开他。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很不喜欢,他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那惶恐的感觉才消散了些。

    “你醒了,怎么不出去,饿了吗?”

    何炎之极其温柔恩问道。

    苏子矜点了点头,“我也才醒没多久,是有些饿了。”

    随后,何炎之直接将她抱到餐桌旁的椅子上,桌上早已准备好了丰富的食物。

    苏子矜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何炎之突然开口道:“时俊的处罚结果出来了。”

    苏子矜吃饭的动作一滞,“什么时候的事?”

    “你睡觉的时候那边给我传了消息,因为时俊还是犯了故意杀人罪和绑架罪,数罪并罚,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

    苏子矜听了点了点头,她之前也查过了,时俊虽然是未成年犯罪人,但他已经满十七岁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而且七年也正是这位少年在一生中最美的年华了,这也算是对他最严厉的惩罚了。

    之前,她也问过小夜了,让时俊受到这样的惩罚算不算完成任务,小夜说这一世他改变了杀人方法,而且他作为未成年人的优势是避免不了的,所以只要时俊受到了惩罚,她的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

    时俊现在的处罚,也是他应得的,看他出来以后是否重新做人,如果还是这样极端的话,她不介意再次将他送进去。

    她向何炎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也算是对他最好的惩罚了吧。”

    在何炎之看来,他敢这么害苏子矜,死一千次都不足惜。

    也多亏了时俊是在现代这个法治社会,如果是在古代,他估计早就被暗杀掉了吧,他真是生在了一个好时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