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闵杭见苏子矜看他,他也是无奈的摆了摆手。

    司徒敏儿来他也很苦恼啊,你说一群老爷们来聚会她一个小姑娘非要来。

    不让她来还和他闹,他真是无奈死了。

    苏子矜看到闵杭的样子,了解了,看来这姑娘是自己要来的了。

    她一改之前的温柔,非常冷淡的应了声,“恩”

    ,然后便走过去,坐到一个凳子上。

    司徒敏儿看着她冷淡的表情,心里突然变得很难过,为什么学长变得这么冷淡,明明上次还很温柔的啊。

    她不放弃的走到苏子矜旁边,“学长,你渴吗,我去给你拿水。”

    “不用了”,苏子矜依然很冷漠,她就是要断了司徒敏儿对她的念想。

    旁边的闵杭看着这种情况,心里好像猜到了些什么,其实不止是他,房间里其他人都看出来了。

    他看着自己的表妹似乎很难受,而苏子矜看起来没什么表情,这说明苏子矜对她不感冒啊,于是他走了过去打了个圆场。

    “菁哥,咱们来打扑克牌吧。”

    “行”,苏子矜几人站了起来走到桌边坐下。

    一旁的萧钰本来看到司徒敏儿对苏子矜这么热情,心里突然有些不爽,但后来他发现苏子矜对司徒敏儿似乎不感冒,心里竟有些窃喜。

    他坐到苏子矜旁边,“菁哥,我去拿饮料,你喝什么?”

    “给我拿**鸡尾酒吧。”

    “好嘞”

    ,萧钰起身去拿酒了。

    司徒敏儿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更难受了,明明是要水的却不让她拿。

    她走到离他们稍远的椅子,坐了下去,露出一脸的不高兴。

    郭瑞不想让气氛这么尴尬,“来来来,咱们先打,输的人可是要有惩罚的啊!”

    他这一说的确让气氛变好了一点,但是到了后来,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因为那边姑娘的怨念实在太深了,就连神经最大条的薛未都感到了不对劲。

    整个一下午,他们这尴尬的气氛中打牌度过了。

    这次的事也给闵杭一个教训,下次再出来和兄弟们聚会,一定不要带他这个表妹来。

    -

    晚上,苏子矜回到家,吃过饭,洗个澡,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小夜,你说我昨天放学在上车前看到的那个女孩,是不是和原主的死有关系?”

    小夜:“额,这个得宿主自己去查,涉及剧情秘密,我是不能告诉你的。”

    “好吧,不说也没关系,反正我觉得一定和她有关系”,她躺在床上懒懒的说道。

    小夜:“你都这么确定了还问我干什么。”

    “我就是看看你会不会告诉我啊,唉,真是让我伤心,你竟然不告诉我”

    ,她说完刻意捂了捂胸口,显出一副很心痛的样子。

    小夜:“……”我还能说什么,论嘴炮我只服你。

    -

    很快又到了上学的日子。

    这几天,苏子矜在学校里还是保持着原主的日常,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倪端。

    在她多次逃课积累下,终于这次逃课被叫家长了。

    本来她一脸无所谓,反正她爸妈也不在家,但是还真是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