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柳千沉看着那撅起的红唇,眸光黯了黯,低头吻上那红唇,但只是几秒钟便放开了她,因为他还记得他的宝贝儿饿了。

    “好了,宝贝儿我错了,现在我就带你去吃好吃的”,柳千沉宠溺地说。

    “快走,快走,我要饿死了。”

    -

    这几日士兵们都知道军营来了位女人,虽然他们知道女人是不得进入军营的,但他们却不敢多说话,因为那人可是沉王的准王妃。

    一天前,有几位士兵在私底下讨论这件事,晚上回去就遭了打,被打后都不知道是谁打的,虽然不致命,但也够几日躺的。

    因此,众士兵也明白了沉王是很重视这准王妃的,被打的那几人也算是个警告,众士兵也不敢再讨论这件事了,也渐渐适应了那人的存在。

    沉王帐内。

    “千沉,这场战役还要多长时间才能结束?”苏子矜坐在柳千沉怀里问道。

    “很快了,我已经命人将我重伤,至今昏迷未醒的消息散布出去了,我想很快那群人就要忍不住了”,柳千沉说完眼底划过一道流光。

    “但这样,他们就会相信吗?”

    “他们一定会相信的,因为之前我就是在他们眼前受的伤,许多人都以为我伤的很严重,其实那只是一个障眼法罢了,估计明日他们就要忍不住了。”

    “是吧,我家千沉就是聪明!”

    苏子矜抬头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柳千沉唇角勾了勾,抬手揉了揉苏子矜的头,“这几日你就呆在这里,我会很快的处理好这些事情,然后你和我一起回京。”

    “知道了,我哪也不去,你放心吧”苏子矜嘴上虽然答应,但是心里却想,反正到时候我要出去你也不知道。

    正当她打着心里的小九九时,只听“我会派几人过来保护你,也会让他们看着你的,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吧。”

    柳千沉看到她一脸不在意的表情,而且想到她一个人从京城来到这,他才不信她会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所以他要找几个人把她看好了,省的到时候又是让他担惊受怕的,唉,这小女人还真让人不省心。

    苏子矜:“……”我能拒绝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

    ……

    次日,果然不出柳千沉所料,那群人忍不住了,也是,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如果他们不抓住,可能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他们听说柳千沉重伤昏迷,至今未醒,而且军心大乱,他们偷偷地抓了几名士兵来确定情况,抓到的那几名士兵皆是承认了柳千沉至今未醒,于是商讨了许久,还是决定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想着将柳千沉他们一举歼灭。

    谁知当他们到达敌方军营时,才发现事情好像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整齐的队伍早已站在那里准备迎战,至于那柳千沉也是完好无损的骑在一匹马上。

    他们这才发现他们中计了,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那领头将军咬咬牙,“进攻,成败就在今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