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离开房间,在外面停了下来,冰冷的眼神划过房间,虽然这样对一个女人狠了点,但是是她先招惹她的,她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她承认她不是个好人,她也做不到就这样原谅这人,她还没这么圣母,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她也想起了那女人是尚书之女李玉,但尚书之女又怎样,要怪就只能怪你……不该招惹我。

    她也猜想之前在皇后寿宴上的那道异样的眼神估计就是李玉的,没想到都这么长时间了才来报复她,她也真能沉得住气……

    但估计明日便会传出一个骇世惊闻的消息了,尚书之女竟与好几个男人……苟合。

    苏子矜转身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准备回去继续睡觉,走到一半时,一阵风袭来,身子便被抱住了,略带焦急地声音响起,“对不起宝贝儿,我来晚了,你有没有事?”

    “没事儿,你看我这不是好着呢吗,只是估计有人不好了。”

    柳千沉眼睛眯了眯,眸光变得异常冰冷,“是尚书之女?”

    “恩,你都……知道了?”

    苏子矜看着眼前阴沉的男人,又开口道:“我已经惩罚她了,你明日便会知道结果了,到时候你可能会觉得我……很残忍。”

    柳千沉揉了揉苏子矜的头,开口道:“说什么傻话,你可是我的宝贝,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切有我给你担着。”

    苏子矜听了这话,心里暖了暖,“那咱们回去吧。”

    随后二人便离开了原地,一会的时间,柳千沉抱着苏子矜回到了她的房间,苏子矜觉得这么晚了,心疼自家男人,便让他留下了,二人相拥而眠。

    一夜无梦。

    没到清晨,柳千沉便离开了,苏子矜虽然不在意,但这毕竟是古代,众人思想还是挺保守的,而且这样对二人的名声也不好,柳千沉也不会让自家宝贝受人非议,因此便提前离开了。

    苏子矜在柳千沉离开不多时就起床了,用完早膳后,她吩咐雨香去外面打探打探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雨香以为自家小姐想听听什么八卦,于是欢快的出府了,对于一个喜欢听八卦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件令人高兴的差事。

    苏子矜看着一脸欢快的小姑娘,一顿无语,姑娘,你怎么了,我只是让你打探消息,你怎么这么开心,难道是平常太闲了?看来以后……得多给她找点事做。

    雨香不知道自己就因为这一个欢快的表情,给自己以后找了好多事情,也在将来某一天,她实在受不了了,终于开口问了自家小姐,当她听到自家小姐的回答时,她觉得她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也就一柱香的时间,雨香回来了,同时也带回来一个早在苏子矜意料之内的消息。

    “小姐,真是天大的消息,听说今早有人发现尚书之女竟与好几个男人苟合,这真是太有背伦理了,街上的好多百姓在私底下都说,这样的女子应该被浸猪笼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