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柳千沉眸光黯了黯,钳住对方的下巴,“宝贝儿,这点可不够”,随后猛烈的吻落了下来,苏子矜也努力迎合对方,谁让她理亏呢。

    许久两人才分开,苏子矜被吻的气喘吁吁的,抬头娇嗔了对方一眼,“这下应该满意了吧。”

    柳千沉抱着她,“还行吧”,说完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想起今日太子夸她的那句话,心想他家宝贝儿当然美,但是他一个人的,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那我的大王爷愿不愿意陪本小姐逛逛呢?”

    “美人有求,当然同意了。”

    随后两人便在桃艺园里逛了起来,凡是苏子矜看上的东西,柳千沉都给买了下来,毫不吝啬。

    苏子矜心想,有一个人这么宠自己真不错,干什么都顺着自己,这感觉不要太爽。

    两人一直逛到傍晚,准确的说都是苏子矜在逛,苏子矜也觉得差不多了,“千沉,咱们回去吧,我出来也挺长时间了,再不回去,估计爹娘要担心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

    苏子矜挽着柳千沉的胳膊走在回去的路上,两人并没有叫马车,他们觉得这种漫步回家的感觉很好。

    两人的影子被黄昏中的余光拉的很长,相携离开的背影在这夕阳西下的场景中愈显温馨,两人就这么走着,仿佛要走到……天荒地老。

    苏子矜回到右相府时,天已经黑了,柳千沉在右相府里用完晚膳后才回府。

    苏子矜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战果”,然后把它们都给收了起来,毕竟是自家男人给买的,当然要好好收着,随后收拾一番便上床睡觉了。

    睡到半夜,突然闻到一股异香,因为之前的修炼,苏子矜现在感官很是灵敏,立刻封住呼吸,伸手从枕下拿了一些东西,随后假装晕了过去。

    不一会便有几名黑衣人偷偷的潜了进来,苏子矜觉得有人推了她一下,然后就听“晕过去了,快,把她带走。”

    黑衣人用麻袋将苏子矜装起来,随后背在肩上离开了右相府。

    苏子矜觉得那个黑衣人带她飞了一会,然后停了下来,把她扔到地上,她差点没忍住叫了出来,特么的,摔死她了。

    一会便听见,“小姐,属下按你的吩咐,已经将人带过来了。”

    “非常好,将她弄醒。”

    一名黑衣人正准备用水将人泼醒,便听那人哼了一声,自己醒了过来。

    苏子矜努力装出一副刚醒的样子,抬头看了看旁边的人,故作惊吓地说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我可是右相府的小姐,快放了我,不然有你们苦头吃的。”

    “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嚣张啊,真不明白那人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苏子矜一听,抬头看了眼说话那人,咦,是个女人而且好眼熟啊,但现在想不起来了。

    “这位小姐,你在说什么,我不是很明白,而且我也不认识你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苏子矜疑惑地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