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迟慕被调到了实验室里和严商一起研究抵抗r病毒的解药,而苏子矜是以迟慕助手的身份来到明日基地的,因此她沾了迟慕的光,也被分到了实验室。

    来到实验室也就免不了见到那个令她恨之入骨的人,周围的人都在看好戏,认为苏子矜一定会和严商再起矛盾,就连严商自己都这么认为。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苏子矜再次看到严商的时候,那毫无波动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根本不带初次见面时的那种恨意。

    虽然再次见到严商的时候,苏子矜很想一剑捅死他,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还得等等,等她拿到流玉。

    严商在基地的身份太高,如果她现在直接动手话,势必会引起上面的追究。

    流玉可以帮她回到过去,而在回去之前她可以先把严商和木锦念弄死,虽然回到过去他们也会复活,但先弄死他们一次也可以让自己痛快痛快,所以她……忍了。

    在研究室里呆了几日,苏子矜没用正眼看过严商一次,尽管他趁迟慕不在的时候过来假意示好,但苏子矜心里清楚,严商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他会对她示好一定是有目的的。

    只要迟慕不在,他那若有似无的视线都会飘过来,看得苏子矜只想把他的眼珠挖了,她严重怀疑那人是不是又在打她的主意。

    这里不得不说下,少女,你真相了!

    ……

    这日,迟慕在实验室里做着实验,苏子矜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坐在一旁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偶尔起身帮一下忙。

    严商在另一间实验室里忙着,忽然一位身着军装的男人来到他的实验室,和他说了几句话,严商就跟他出去了,看那样子应该是被长官叫去了。

    看着他出去的背影,苏子矜眸底划过一道流光,这几日她都在找机会拿到流玉,但严商一直都在实验室,她根本找不到机会,然而现在……机会来了!

    迟慕也停下了手里的实验,望向苏子矜,他知道她一直在等机会。

    原本他是想直接将流玉抢过来,然后带着苏子矜逃走的,但苏子矜不肯,说那样太危险,而且这里的条件也不错,比在外奔波好太多,所以他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听从了苏子矜的建议,找机会将流玉偷走。

    流玉只是保存在研究室里,并不是什么重要的研究对象,所以偷偷将它拿走的话,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两人正准备动手,研究室里却来了一个意外之人打断了他们的计划。

    一身红衣的木锦念兴高采烈的来到研究室,火红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脸上带着欢乐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清纯可爱。

    可就是这个看起来清纯可爱的少女,在不久前刚刚处理掉了一个女人,原因是那个女人也喜欢严商,而在昨天她又碰了严商一下,所以那个女人必须死了。

    清纯可爱的伪装之下却是另一副丑陋的嘴脸,真是白瞎了那些喜欢她的人。

    而她此刻脸上的欢乐也正是因为解决掉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心情舒畅的她想着将自己的欢乐分享给喜欢的人,但从她嘴里出来的估计又会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