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瞄了一眼旁边的人,接着说:“明日基地的人很看重你,应该会让你去研究室工作,拿到流玉应该不困难,不过你要小心一个叫严商的人。”

    提到严商这个名字的时候,苏子矜身上的气息变了,不再像和迟慕说话那样怂怂的。

    她眼眸微垂,全身笼罩着一股阴沉的气息,带着嗜血的味道。

    然一只温热干燥的手放到了她的头上,惩罚似的将她的头发揉乱,可不是惩罚嘛,明明坐在他的身边却在想另外一个人。

    被他这么一揉,苏子矜身上的阴沉气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过头一脸呆萌的看着那人,“怎、怎么了,你”为什么揉我头发?

    不过后面的话她没敢问出口,怕又惹这人生气。

    只见那人低声笑了笑,虽然在笑,但苏子矜怎么都觉得有些吓人,大佬,您又怎么了,小的可什么都没做啊!

    “不就是一个严商,有什么好怕的?”迟慕是听过严商这个名字的,毕竟那人也是一个百年一遇的天才,就是那人要做的改造人实验他也有所耳闻,虽然他的保密性做的很好,但没有他不能知道的事。

    所以当苏子矜提起严商和她身上忽变的气息时,他就明白了一切,他会解决掉那人,将苏子矜身上受到的所有痛都十倍的还给他。

    不过迟慕不知道的是,苏子矜并没有承受改造身体的痛苦,她过来的时候身体都改造好了,他这仇算是要给南汐报的,当然,就算苏子矜知道也不会反对。

    但迟慕刚刚的话在苏子矜听来就是他很轻敌,没把严商放在眼里,只不过身体改造过的严商也的确有几把刷子,苏子矜还是有些担忧。

    “严商将自己的身体改造过,你遇到他的时候万万不可轻敌!”

    这担心的话语让迟慕甚是愉悦,“你是在担心我吗?”

    语气间还带着丝丝笑意,苏子矜觉得这人没把她刚刚的话放在心上,气不打一出来,“我当然担心你了,要是因为我的事而让你受伤,我会过意不去的!”

    这句话让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他忽然靠近少女,低声道:“只是因为这样?”

    苏子矜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望着那如黑曜石般深沉的双眸,她有些发虚,就连眼神也变得飘忽了起来。

    她当然不只是怕这个男人因她的事受伤而担心他,更多的是他就是不想让他受伤,让这个令她心动的男人受伤。

    看着她飘忽不定的眼神,迟慕再一次将她抱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真的只是因为这样?”

    灼热的气息喷在耳边,让她的身子情不自禁的颤了颤,她忽然闭上了眼睛,手慢慢环上男人结实的腰,既然已经动了心,那就顺着心来吧,拖拖拉拉的不是她的性格。

    感受到怀里人的动作,男人仿佛听见了百花盛开的声音,她……终于接受我了!

    喉结上下翻滚了一下,男人的声音中带着欣喜,“汐儿宝贝,你这是接受我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