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和迟慕两人被带到了一栋楼前,看样子应该是那群人的住所。

    站岗的人见他们回来了,纷纷上前迎接。

    “刀哥,你们回来啦!”

    “刀哥!”

    “今天又有收货啊,刀哥出马就是厉害!”

    ……

    过来的几人纷纷拍着首领的马屁,从他们的字里行间中,苏子矜大概猜到这一群人是做什么的了。

    末日来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一些国家官员或是有能力的人可能会组建像明日基地那样的基地,收纳一些幸存者。

    有的人可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选择独自生活。

    还的一些人,例如黑道上的一些人,他们会找一块领地“占山为王”。

    而不同领域的人,拥有的资源也可能不一样,因此,这里就出现了交易。

    当然,末日的交易不可能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各种资源,能让人活下去的资源,例如枪、食物、药品……

    除了以上的资源交易外,还有一种另类交易,那便是以人为交易对象。

    末日来临,人性扭曲,一些人将心里龌蹉的想法放到了明面上,那些人看中的人,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只要是弱者且没有靠山,那些人就会将他们抓回去,肆意玩弄。

    等那些人玩够后,他们就会被用于交易,然后又会被另一群人玩弄,如此循环往复,直至他们死亡。

    末日,牺牲的永远是弱者。

    苏子矜觉得这群人将他们带回来,估计是想将他们作为交易对象吧。

    他们将两人的手脚绑了起来,然后关进了一间房间里,门口还守着两个大汉。

    苏子矜看着手上的绳索,思考着怎么能将它们弄断。

    身边突然有了动静,转头看去,只见迟慕手腕上的绳索已经落在了地上。

    苏子矜目瞪口呆,这人怎么这么速度,博士,求带啊!

    “那个……博士,帮我也解一下呗!”

    迟慕将脚上的绳索解开后,并没去帮苏子矜松绑,而是走到窗边向窗外看了一会。

    苏子矜被男人的这一动作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不再出声,静静地坐在地上发起了呆。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有时候她觉得迟慕身上有一股特别熟悉的气息,熟悉到让她觉得两人仿佛认识了许久。

    但细想之下,她的确是才认识她不久,难道是……

    手上传来的动静让她回过了神,原本还站在窗边的男人此时已经蹲到她的面前。

    他手中冒出一小团火,小心的将苏子矜手腕上绑着的绳子烧断,看着那白皙的手腕上多出的几道勒痕,眼中闪过懊恼。

    突然过来的人让苏子矜表情一呆,“博士?”

    男人抚了抚她手腕上的勒痕,抬起头,“别叫我博士了。”

    眨了眨眼睛,苏子矜有些疑惑,不叫博士叫什么,那“迟慕?”

    苏子矜小声叫了一声,但男人并没有理她。

    几分钟后,就在苏子矜想开口问他时,他说:“叫我阿慕。”

    “阿、阿慕?”苏子矜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个男人是怎么了?

    “恩。”

    男人答应了一声,手上突然多出一支药膏,轻轻的将药涂到少女的手腕上。

    微凉的触感让苏子矜心里一颤,他……到底是怎么了?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