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迟慕这副傲娇的模样让苏子矜有些无语,喂,大兄弟,我就想问你个事,你不至于这样吧!

    “小夜,你说我能不能打过他,然后逼他就范。”

    小夜:“你省省吧,这人可比看起来厉害多了,你还是乖乖听他的话吧!”

    你怎么可能打的过那人嘛,那人心情好的时候说不定还会让让你,平常你可是被那人吃的死死的,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他真的这么厉害?”

    小夜:“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试试,被揍的话我可不会帮你。”

    苏子矜:“……”

    纠结了一分钟,苏子矜决定还是相信小夜的话吧,她可不想挨揍。

    不过眼前似乎有些生气的男人要怎么处理?

    苏子矜挠了挠头,轻咳了一声,“那个、博士?”

    “你为什么想让我做你的仆人啊?”

    对面的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几秒钟后,就在苏子矜快要放弃时,她听“因为太无聊了!”

    苏子矜:“……”

    无聊就去找点事做啊,她又不能做什么,难道……她长得有趣?

    苏子矜摇了摇头,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可是、我还有事要去做怎么办?”

    迟慕转过头,“你有什么事?”

    苏子矜垂下眸子,思索着要不要把她的事情告诉他,直觉告诉她迟慕不是一个坏人,但……

    小夜:“告诉他吧,他可能会帮你。”

    听了小夜的话,苏子矜也不再纠结,“我要去拿明日基地里的一块上古流玉。”

    “就这件事?”

    “就这件事。”

    “我可以帮你拿到,但你要做我的仆人。”

    迟慕把到明日基地里拿流玉这件事说的就像喝白开水一样,弄得苏子矜都以为明日基地是他家开的了。

    虽然说她自己也能拿到流玉,不过如果有帮手就再好不过了,而且迟慕愿不愿意放她走,还是个问题。

    “那你和我说说当你的仆人要做哪些事?”苏子矜没一口答应,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保险。

    迟慕垂下头,抬手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她的问题。

    几秒钟后,他抬起头,“还没想好,你就先陪着我吧,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

    听到这个答案,苏子矜的心中划过一股莫名的感觉,所谓的仆人就是让她陪着他,这个男人……他是不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太孤独了呢?

    不过这些都不应该是她思考的问题,她点点头,“可以,我答应做你的仆人。”

    男人没多大动静,苏子矜也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表情,只不过在男人的眸底深处划过了一道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喜悦。

    他说:“你昏迷了七天,”

    苏子矜心下一惊,她竟然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周胤几人怎么样了。

    想起这件事,她看了看四周,“博士,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个小型的研究基地。”

    “博士,我想出去一下,之前我有几个同伴,我们的任务就是寻找你,虽然我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但我还是想出去看看。”

    虽说她也不是必须要留在周胤的小队里,但周胤毕竟帮过她,知恩图报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