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上官若雅也没想到能遇到苏子矜,她记得苏子矜之前也是千冷的爱慕者,她没来的时候,她可是也让原来的那个上官若雅吃了不少苦。

    但自从她来了以后,这位好像不喜欢千冷了,看到她和千冷在一起时,也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她很疑惑,不过前段时间她听说她已经成为了沉王的未婚妻了,可能她真的不喜欢千冷了吧。

    不喜欢千冷更好,也省得她麻烦了,不过以前苏子矜对她做的那些事也不能这么就算了,抬头冷冷地看了苏子矜一眼,“原来是苏小姐,刚才那话当然是说你旁边这丫鬟的,你丫鬟手里的钱袋可是本小姐的,难不成这丫鬟是那贼人的帮凶?”

    雨香没忍住,开口道:“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可能是那贼人的帮凶!”

    苏子矜拉住雨香,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上官小姐这话可不要乱说,堂堂右相府的人会帮着一个贼人去偷别人的钱袋,我右相府还没到这个地步吧?”

    苏子矜看着这个世界的女主,也难怪她会出难她,之前的苏子矜也没少欺负她,这会估计是想报复她了。

    “那也许你家的丫鬟……就是故意的呢?”

    旁边看热闹的人听了这些话也弄明白了,原来是右相府和左相府的两位小姐,一个个都来了兴致,纷纷看起了热闹。

    苏子矜也不想和她废话,拿起吗钱袋便仍给了上官若雅,“既然这钱袋是上官小姐的,那便还给上官小姐了,至于上官小姐要不要去捉那贼人,就不关本小姐的事了。”

    “怎么不关你的事了,要不把你这丫鬟交给本小姐处置,本小姐便不再追究苏小姐的责任了”,上官若雅不依不饶的说道。

    “别开玩笑了,一个钱袋而已,我想上官小姐也不想因为区区一个钱袋就和我右相府闹僵吧”,苏子矜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用完了,尼玛,不就一个钱袋嘛,至于嘛,不行,我要控制住我自己。

    上官若雅听了这话,冷冷的目光扫过去,的确,如果真的因为一个钱袋和右相府闹僵,即使她爹爹现在宠她,但也有她好受的,于是开口道:“既然苏小姐这么说了,本小姐也不是小气的人,就不再追究这件事了,但你家这丫鬟刚才可是冲撞了我,要她给我道个歉总行吧。”

    我去,这女主怎么这么小肚鸡肠,不行我快受不了了,正要开口,就听见“宝贝儿,让谁道歉啊?”

    众人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抬头纷纷向旁边看去,只见一身着玄衣的俊美男子走了过来,强大的气场使得众人纷纷让道。

    苏子矜听到这声乐了,自家靠山来了,就不用自己麻烦了。

    上官若雅看着过来的那人,皱了皱眉,看来今天出门没看日历,怎么这两人都被她遇上了,“沉王殿下有礼,今日这事是臣女与苏小姐之间的事,还请沉王殿下不要插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