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我还要感谢方姑娘呢,如果不是方姑娘,我根本不会发现三殿下的秘密呢!”苏子矜幽幽的说。

    凌玖珏睁大眼睛,回头看向方雅雅,“是你将我的事透露出去的?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

    方雅雅摇着头,眸中满是慌乱,“殿下,你别听她乱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秘密,更没有将你的秘密透露出去!”

    她慌乱的眼神却让凌玖珏更加怀疑,“如果不是你,我的计划怎么会让他人知道?”

    “我不知道啊,殿下,我真的不知道!”看着他眸中闪过的杀意,方雅雅有些慌了。

    看着两人争辩,苏子矜眸中划过嘲讽,前世感情深厚的两人在这世却因为别人的几句挑拨,就产生间隙,还真是可笑。

    现在,她要结束这场闹剧了,她命暗卫从他手中的黑箱子里取出一黑一白两个酒杯,随后斟了两杯酒放到监牢门前。

    她打断里面两人的争吵,“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这黑色杯子里的是有毒的酒,白色杯子里的无毒的酒,你们两人可以商量一下,让谁喝这杯毒酒。

    哦,对了,这酒里的毒名叫七日魂,听说中了此毒的人,他的内脏会慢慢融化,剧痛无比,皮肤会像虫子咬了一样难受,更有趣的是,这人的内脏不会一下子融化而是会持续七天,到第七天时这人才会死去。

    不过你们放心,喝到无毒酒的人,我会将他救出去。”

    听完苏子矜的话,两人沉默了下来,突然脸色苍白的凌玖珏道:“你没有权利决定我们的生死,父皇一定不会同意的!”

    方雅雅也附和道:“对,你根本没有这个权利。”

    此时最慌乱的就属方雅雅了,如果凌玖珏想让她喝那杯毒酒,那她就死定了,因为她根本不是凌玖珏的对手。

    苏子矜轻笑一声,冷声道:“你们以为光明正大进来的我,有没有权利决定你们的生死呢?”

    两人面露死灰,是啊,她既然敢光明正大的进来送他们毒酒,就说明她有这个权利,而且这也说明凌玖珏的父皇也不管他的死活了,是啊,又有谁还会管他这个谋权篡位之人呢?

    忽然,凌玖珏的眼底划过一道流光,刚才苏子矜说她会把喝到无毒酒的人救出去,那何不……

    他转头看向方雅雅,眸中晦暗不明,方雅雅看着他的目光,心里咯噔一下,刚想开口,却听苏子矜说。

    “时间到了。”

    只见暗卫将两杯酒拿走,重新换了两杯。

    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中,只听苏子矜轻啧一声,“还真是可惜,刚刚那两杯酒都是无毒的,只不过两位并没有珍惜呢!”

    凌玖珏眸中闪过可惜,刚刚要是他动作快一点,他们二人都可以出去了。

    这次,他迅速拿起黑色的酒杯朝着方雅雅走去,方雅雅惊恐的向后退去,拼命的摇头,“殿下,不要,我是真的爱你,不要这么对我!”

    可这时的凌玖珏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只有她死了,他才可以出去。

    站在牢外的苏子矜,看着被凌玖珏强迫灌下毒酒的方雅雅,倒地翻滚起来,垂下眸子。

    言歌,你看到了吗?我也喂这个女人吃了七日魂呢,她也会感受到你那时的痛苦了,你……安息吧!

    看着满地打滚的女人,凌玖珏失魂落魄的跑到门前,抓住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嘶哑着声音道,“救我出去!”

    忽然绯衣少女上前打翻了那杯剩下的无毒酒,只见凌玖珏表情一滞,似乎被少女的这种操作惊呆了。

    苏子矜对他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啊,三殿下,你没有喝到这杯无毒酒,我不能带你出去了。”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明明说好要带我出去的,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在凌玖珏惊慌失措、不可置信的呼喊中,苏子矜缓缓转身,唇边勾起冷笑,向外面走去。

    没错,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放过凌玖珏,只是想逗逗他罢了,谁知那人竟然当真了,还真是……可笑至极!

    刚出天牢的苏子矜,被耀眼的阳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她抬手遮住头上的阳光,忽见前方身着白袍、身材修长挺拔的男人正踏光而来。

    一袭白袍,纤尘不染。

    墨发飞扬,俊美无双。

    风华绝代的男人第一次没戴面具来到宫中,他脸上带着温柔地笑容正向她走来。

    苏子矜对他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便听――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