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日,拿着逍遥王令牌的苏子矜带着一名暗卫来到皇宫的天牢处。

    今日她穿了一身绯色长袍,鲜红的颜色衬得她雪白的肌肤更加白皙,如盛开在百花丛中的娇艳花朵,而那绯色长袍上却绣着一朵朵来自地狱的彼岸花。

    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有花无叶。

    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花。

    天牢门口的两名守卫望着眼前绝美的绯衣少女,眸中满是惊艳,世上竟有如此美丽之人,但那人身上却充满着阴沉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两名守卫看过令牌后,打开天牢的大门,露出天牢里面的面貌,里面黑乎乎的,时不时的有犯人发出几声哀嚎,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两边墙上挂着几盏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为天牢里驱散了一丝阴暗。

    苏子矜面无表情地带着暗卫走向那黑暗深处,留给守卫们一个血红色的背影。

    看着她的背影,不知怎么的,门口的两名侍卫忽然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两人的脑中都有同一个想法,明明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可她的身影太像从地狱里爬出的要去索命的女鬼,让人止不住的想要发抖。

    两名守卫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同一种神色,连忙伸手关上天牢的大门,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里面的苏子矜带着暗卫沿着通道慢慢向里前行,快到天牢深处时才看到凌玖珏与方雅雅两人的身影。

    两人衣上满是污垢,发丝凌乱,脸色苍白,已完全不见之前的风采,只剩下满身的狼狈。

    可不知怎么的,两人靠坐在墙边,依偎在一起,反而让苏子矜觉得这场景有些温馨,让人忍不住想要…破坏呢!

    听到外面的动静,两人缓缓抬起头,当看到是苏子矜时,两人眼中满是怨恨。

    凌玖珏起身,步履蹒跚的走到门前,看着身着绯红长袍的绝美少女,眸中先是闪过痴迷而后又被浓浓的怨恨取代。

    “为什么骗我?”由于几天没喝水,他的声音有些嘶哑。

    苏子矜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然后说:“因为我想看到你痛苦的样子,你现在一定很绝望、很后悔吧!”

    当初有个在冷宫的女子也是这样的心情呢,不过你那时根本没去看她,没留给他一点念想。

    “我根本没伤害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的眸中浮上猩红的颜色。

    “你没伤害过我,可那位方姑娘伤害过我。”

    正向这边走来的方雅雅动作一滞,她睁大眼睛说:“你说谎,我根本就没动过你,你别污蔑我!”

    “你是没动过我,可那群人……”

    方雅雅瞪大了眼睛,原来她知道,她怎么可能知道,她只是雇了一群人去杀她,可她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她震惊的表情,苏子矜轻笑一声,“不知方姑娘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