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距离皇后生辰宴还有十日。

    这日,苏子矜正和颜未落一起打理房里的几盆花,房门被水仙敲响。

    “小姐,有一位拿着玉牌的公子说要找你。”

    苏子矜眼底划过一道流光,“先给他带到雅间,我随后就到。”

    “是,小姐。”

    苏子矜给颜未落打了个招呼,就朝雅间走去。

    她刚走进雅间,便听到一个欣喜地声音,“是你!”

    苏子矜:“……”

    看着少女莫名其妙的眼神,凌玖兮摸了摸鼻子,察觉到自己刚刚的失礼,轻咳一声,“原来你就是沐姑娘。”

    苏子矜微微弯腰,“小女子沐言歌参见四殿下。”

    “沐姑娘不必多礼。”

    此时的凌玖兮很开心,原来那天晚上的人和他想念多日的姑娘竟是同一人,真是缘分呐!

    两人入座,苏子矜道:“不知四殿下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凌玖兮收住眼底的情绪,道:“前几日,本殿已经将你带的证据交给父皇了,父皇已经相信了。”

    “皇上相信便好。”

    虽然有些疑惑这老皇帝怎么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不过这可能也说明皇帝早就对凌玖珏有所怀疑了吧!

    事实上,苏子矜的猜想恰恰相反,其实老皇帝挺看好三皇子的,他知道这件事后,白纸黑字的证据他还有些相信,不过再听到三皇子企图造反时,就完全不相信了。

    那天老皇帝并没给凌玖兮明确的答案,而等凌玖兮退下后,御书房里突然多出一抹暗红色的身影,那人脸上还戴着一副银色面具,他对老皇帝说,四皇子说的句句属实。

    老皇帝一向相信他的话,他坐在椅子上仿佛又苍老了几岁,露出一抹苦笑,他说:“逍遥,我可能真的错了。”

    而暗红色的身影并没有说话,只是闪身退出了御书房。

    而在那后的第二天,老皇帝便通知了凌玖兮,说这件事情就交给他了。

    那几天凌玖兮也在忙着处理这件事,不过他还是想来见见那晚的人,果然,他来对了。

    凌玖兮点点头,“父皇已经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了,而对于凌玖珏的那支军队,本殿想的最好的方法便是……用毒。”

    苏子矜笑了笑,“四殿下想的不错,用毒是最好的选择,我会命人带你的人去凌玖珏的火焰军所在的具体位置,找好时机下手。”

    “真是多谢沐姑娘了,本殿今日来就是想听听沐姑娘的建议。”

    “四殿下客气了,我也是为了我自己而已。”

    凌玖兮听了这句话,不由的问,“不知沐姑娘和凌玖珏之间……”

    “只是一些私人恩怨,不值一提,其他的主要是看不惯那人做了如此多的坏事,还有可能心安理得的坐上皇位”,苏子矜冷漠地说。

    凌玖兮眸光微闪,看来从前这位沐姑娘和他的那个三哥之间有什么纠缠呢,不过没关系,那只是以前的事了。

    他说:“沐姑娘,今日先聊到这里,本殿还有些事,就此告辞!”

    苏子矜点点头,“四殿下慢走,如果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凌玖兮闻言轻轻点了下头,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