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日,苏子矜闲来无事,便坐在客栈的前堂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坐下没多久,旁边一桌便来了几人,苏子矜听他们说:

    “哎,和你们说,昨天我听说逍遥王回京了!”

    “真的假的,那位都几年没回来过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知道,可能是有什么事吧,不过听说那人还是当年的打扮,一身白衣,一副银色面具。”

    “是吗?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呢!”

    “可不是嘛!”

    ……

    苏子矜听着旁边几人的对话,微微挑眉,这逍遥王还挺神秘的,不过和原剧情的描述挺相符的,想着想着,忽被另一旁几人的对话吸引。

    “兄弟,今早我听说植园又到了一批新的植被,听说都是新品种,那开的花一定特别美!”

    “是啊,我也听说了,你还别说,如果真能在家里摆上几盆新品种的花,那肯定很体面。”

    “可不是嘛,不过那新品种的花价格可是不菲,咱们还是省省吧,还是多给孩子买点好吃的吧!”

    ……

    苏子矜听着几人的对话,眸光一亮,她记得某人可是特别喜欢花呢,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替他挑几盆吧!

    于是她起身叫上水仙,向店小二打听了植园的地点后,背着某人偷偷溜出了客栈。

    植园距离清月客栈并不远,没过多久苏子矜二人便到了植园的门口。

    植园的牌匾修的很有特色,牌匾的边缘全部雕刻成藤蔓的形状,而且涂上了绿色的颜料,看起来栩栩如生。

    中间的“植园”两字上也涂上金灿灿的颜色,很是大气,也很显眼。

    苏子矜抬头看着这吸引人的牌匾,心里想着她得好好挑几盆好看的花,阿落看到一定会很高兴,想着想着,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

    而苏子矜没察觉到的是距离两人不远处,一个目光正注视着她带笑的脸,那是一个身材修长、身着滚金边白袍的男人,他将手放到自己的胸前,感受着自己跳的飞快地心脏,明明不认识那人,他为什么会……

    还来不及多想,他见少女带着丫鬟走进植园,赶忙追了上去。

    而一心一意想着挑花的苏子矜根本没发现身后跟着一人,至于那个神经大条的水仙更是不会发现了。

    整整挑了半个时辰,苏子矜总算选好的几盆花,而在这半个时辰里,距离苏子矜不远处,身着滚金边白袍的男人蹲在一盆花前,在别人看来,这人就是盯着面前的花再看,实际上男人的眼睛一直在瞟着不远处的少女,但少女似乎挑的太过投入,根本没发现他。

    挑好花后,苏子矜吩咐水仙付钱,因为她买的多,所以老板就吩咐下人将几盆花送到她住的地方,苏子矜道了声谢,便带着水仙离开了。

    蹲着的男人见少女离开,想起身追上去,但似乎蹲了太长时间,腿麻了……

    男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