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摆摆手,“习公子不必客气,今日我把习公子叫来,一方面是为了你和羽儿相见,还有一方面是有事相求。”

    “沐姑娘尽管开口,只要是习某能做到,习某在所不辞!”

    “习公子不必着急答应,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事相告。”

    习远点点头,“沐姑娘请讲。”

    “恩,水仙,先把羽儿带出去玩吧”,苏子矜看向水仙,毕竟她待会说的话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

    “是,小姐。”

    待水仙将羽儿带出去后,苏子矜才开口,“习公子,前几日我命人查了当年你家的事情,据调查,当年有两拨人去刺杀你们母子三人。

    第一拨是直接去的你家,被你挡住的那拨,第二拨是杀了你母亲的那拨,而据我的人调查,这两拨人实际上是奉命于同一个人,我的人查到当年刺杀你母亲的刺客,他们的胸前都带着一个标记……红色火焰。”

    听到“红色火焰”四个字,习远瞳孔骤缩,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红色火焰,真的是…红色火焰?”

    “没错,我想你比谁都清楚‘红色火焰’这个图案吧!”苏子矜直直地看着习远的眼睛。

    而习远已经非常震惊了,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苏子矜的话。

    苏子矜看着他的表情,接着说,“我还查到第一拨人奉命于……凌玖珏。”

    当“凌玖珏”这三个字终于出现时,习远手里的杯子竟被他生生捏碎,红色的血液流到桌上,而他恍若未觉。

    习远怎么都没想到当年救他的人、他一直以来视作恩人的人,竟然就是命人刺杀他们的人,可是一直以来那人让他做的事都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甚至还有帮助别人的事,这沐姑娘说的到底是……

    苏子矜看着他垂头,满脸的不可置信,暗暗叹了口气,对于一个侍奉了这么久而且一直以来被他当作恩人的人,这应该很难相信,也很难接受吧!

    “我知道这件事你很难相信,不过这的确是我调查的结果,如果你真的不相信,你可以回去自己再去查查,另外,凌玖珏的那个火焰军是他私练的军队。”

    习远的眼睛再度睁大,脸色发白,他是知道那人有自己的军队,但那人从不让他接触他的军队,他根本就不知那是他私练的军队,私练军队意味着那人有可能会……

    苏子矜待他缓了缓,道:“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对你的冲击很大,你也不必紧张,我会给你时间去核实,关于我找你帮忙的事情和有关凌玖珏的其他事情,等你下次你再来的时候,我会一字不漏的全都告诉你。”

    苏子矜将水仙叫进来,给习远手上的伤处理了下,习远低声道了声谢,随后有些失魂地站起身。

    “多谢沐姑娘的理解,习某会尽快过来找你,至于羽儿,习某现在的身份不好将她带在身边,还是得麻烦沐姑娘帮忙照看一下了。”

    苏子矜点点头,“习公子放心,羽儿呆在这里很安全,你可以尽管去处理自己的事。”

    习远抱着拳向苏子矜鞠了一躬,道了声谢谢,然后出去交代了羽儿一些事情,之后便离开了客栈。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