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日,到了苏子矜与习远约定的日子。

    苏子矜让小二给她开了间雅间,之后又吩咐小二,如果有人给他看一块白色的玉牌,直接将那人带到她这里,小二点点头推出了房间。

    一盏茶的功夫后,店小二带着一位手持玉牌的人来到苏子矜的雅间。

    身着蓝袍,长相硬朗地男人先是敲了敲门,随后开门走了进去,发现雅间里只有两个姑娘。

    苏子矜见人已到,勾唇一笑,“又见面了,习公子。”

    习远蹙起眉,“你就是那晚的黑衣人?”

    “正是小女子,习公子先请坐。”

    待习远坐下,苏子矜吩咐水仙给他到了杯茶。

    习远是个性格比较直的人,不喜欢和别人绕一些花花肠子,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你真的找到我妹妹了?”

    “当然,水仙,去把羽儿带过来。”

    “是,小姐。”

    不一会儿,水仙带着羽儿走进雅间,当兄妹俩见面时,两人眼中满是惊喜,没想到真的还能见到妹妹(哥哥)。

    羽儿直接扑到习远怀里,满脸泪水,“哥哥,真的是哥哥,羽儿好想哥哥!呜呜……”

    习远的眸中也闪着泪光,他紧紧抱着羽儿,眸中满是怜惜,“是哥哥,哥哥也很想羽儿。”

    片刻后,羽儿渐渐收住了哭声,习远松开她,让她坐到自己身边,“羽儿,你和哥哥说说当年是怎么回事,是谁救了你?”

    羽儿吸了吸鼻子,看见坐在对面的苏子矜一脸温和的看着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刚刚真是哭的太厉害了。

    苏子矜看着她的囧样,轻声笑了笑,“羽儿不必害羞,快和你哥哥说说当年的事吧!”

    羽儿点点头,“事情是这样的,当年家中遇刺,哥哥为了保护我和娘亲,独自一人奋战,让我和娘亲逃走,娘亲为了保护我直接拉着我逃跑了,路上娘亲一直留着泪,她很担心哥哥,于是就把我藏了起来,回去找哥哥了,我一直在原地等着娘亲。”

    说到这,羽儿的眼眶又红了,她眨了眨眼,接着说:“我就这样等啊等,等了好长时间都没等到娘亲来找我,然后我就自己跑了出来,我想跑回家里找娘亲和哥哥,但我在半路的时候却看到了娘亲的尸体。”

    她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声音也有些颤抖,当年她只有八岁,一个八岁的孩子看着母亲的尸体,一定很害怕吧。

    习远伸手再次抱住羽儿,面上满是痛苦,都是他的错,是他无能。

    羽儿缓了缓,又说,“那时,我就趴在娘亲的身上哭,哭了很长时间,后来我就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在一间房间中了,是一对普通的夫妻收留了我,之后我就一直住在那里,而就在前几日我被几个人带到沐姐姐这里,沐姐姐说她可以帮我找到哥哥,沐姐姐果然没有骗我,她帮我找到哥哥了!”

    听完事情的经过,习远站起身,朝着苏子矜鞠了一躬,“真是太感谢你了,沐姑娘!”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