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后看着柳千沉这模样,暗骂了声贱种,随后又不动声色的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既然沉王与子矜有事商量,那母后就不耽误你们了。”

    “多谢母后体谅,母后保重身体,儿臣与子矜先行告退”

    ,柳千沉说完便拉着苏子矜离开了。

    两人刚离开,皇后的脸便沉了下来,眼中闪现浓烈的怨恨,回想起那时他母亲那个贱人抢了她最心爱的男人,而现在这个小贱种又要抢她为自己的孩儿选定的人,真是气煞他也。抬头看着二人离开的方向,暗道,本宫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这边柳千沉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拉着苏子矜走出皇宫,苏子矜也发觉柳千沉生气了,但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跟着柳千沉上了他的马车。

    上了马车后,苏子矜才开口,“千沉,你是不是……生气了?”

    柳千沉只是一言不发的把身边那人抱在怀里,将头埋进苏子矜的脖颈处,苏子矜也顺势抱着她,伸手在他的背上抚了抚,“好了好了,不生气,我喜欢的是你,不会同意皇后说的那些,什么权力,什么地位,当然没有我家千沉好。”

    柳千沉听了这话才有了点反应,他把苏子矜抱得更紧了,“宝贝儿,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对不对?”

    苏子矜听到他这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心疼了一下,“我当然会和你在一起啊,我只喜欢千沉哦,所以不要为了不必要的人而生气了哦。”

    这时柳千沉总算是不气了,低声轻笑了几声,“宝贝儿说话可要算话,要不然你以后逃到哪,我都会找到你哦。”

    苏子矜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这话什么意思,还没等她多想,就感觉脖颈处一热,身子一僵,这混蛋竟然舔她,刚才不还生气呢嘛,这会怎么变得这么快。

    苏子矜顿时就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下,“别闹,这还在马车上呢。”

    “是不是不在马车上就行,恩?”

    低沉的话语瞬间把气氛变得暧昧了起来。

    “你、你……现在还不行,我、我还没嫁给你呢”,苏子矜脸红心跳的说完这句话,但说完就觉得不对啊,这么说不就意味着自己想早点嫁给他嘛。

    果然她就听到,“宝贝儿是不是也想早点嫁给我,要不我明天就和父皇说一声,直接把订亲改成成亲好了。”

    “我、我还小,成什么亲,我还打算在家多陪陪爹娘呢”,苏子矜结结巴巴的说道。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会再等等的,现在先放过你,不过我要先拿点福利”,说完便吻住苏子矜的唇,舌头探入对方的美好,柳千沉沉迷其中,他觉得他的宝贝味道很甜,让他忍不住想将她……吞入腹中。

    他是真的很想快点把她娶回府,这样就不会有人再觊觎他的宝贝儿了,他会给她幸福,让她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好长一会后,这个吻才结束,苏子矜已经无力吐槽了,每次都会被吻的头晕眼花的,这男人还真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