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近日,苏子矜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情,说是明日便是寨子里的篝火晚会了。

    举行篝火晚会,是寨子里的所有居民同意的,由于寨子本就差不多与世隔绝,而寨子里的人口也不是很多,因此众人为了给寨子添点热闹,决定每半月举行一次,让大家都热闹热闹。

    这天,虽还是白天,寨子就比平常要热闹多了。

    热闹的气氛也感染了呆在院子里苏子矜,她起身拍了拍裙子,决定出去看看。

    寨子里的人都在忙碌,有准备柴火的,有正抓着鸡鹅朝厨房去的,还有正在装饰场地的,总之是热闹非凡。

    苏子矜也想上去帮忙,但去了好几个地方都被拒绝了,理由无非就是“你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不适合干这些粗活”。

    她有些泄气的站在一旁,心里无比疑惑,难道她脸上写了“我是个什么也不会的人”吗?为什么她想帮点忙这么难?

    苏子矜暗暗叹了口气,算了,她还是随便逛逛吧!

    路过一片竹林时,她突然听见竹林里“嗒嗒”的声音,心下好奇,反正也没什么事,就去看看吧。

    苏子矜慢慢靠近声音,视线中出现一个孩子的身影,孩子大约十二三岁,他正拿着一把小砍刀砍着竹子。

    似乎听到身后的动静,男孩停下了动作,回头看去。

    男孩模样清秀,脸上还带着稚嫩,他看到苏子矜后,站起身,对她露出一抹灿烂地笑容。

    “姐姐就是那位新来的客人吧,他们果然没骗我,姐姐长得真像从天上下来的仙女!”

    苏子矜被他那夸张的语词逗的笑了笑,走到男孩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姐姐就是一个普通人,才不是什么从天上来的仙女,对了,你叫什么啊?”

    “我叫小竹,姐姐叫什么啊?”

    “姐姐叫沐言歌”,苏子矜摸了摸他的头,“你砍这些竹子干什么啊?”

    说到这,小竹的眸子亮了起来,“沐姐姐我跟你说,我从五岁的时候就跟爷爷学习手艺了,昨天家里的凳子坏了一个,我就想砍些竹子回去重做一个。”

    看着他兴奋地样子,苏子矜笑了笑,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她说:“那你需要姐姐帮忙吗?”

    小竹摇了摇头,骄傲地抬起下巴,“我是个男子汉,自己的事情我要自己做,姐姐你就在旁边看着吧!”

    那模样惹得苏子矜有些失笑,“好,姐姐就在一旁看着行了吧!”

    小竹点点头,忽然将目光放到苏子矜身后,高兴地摆了摆手,“颜哥哥,你怎么也来啦!”

    苏子矜挑了挑眉,向后看去,不远处,身着白袍、面带微笑的男人踏步而来。

    男人今天的白袍和那天的样式有微微差别,左胸口处绣着一朵银色的花纹,腰间配着的正是她那日为他捡起的玉佩,挺拔的身姿如同旁边的青竹一般。

    见苏子矜看过来,颜未落露出一抹温和的微笑,“沐姑娘。”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