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沐言歌低估了方雅雅,没想到她会如此狠辣,为了拉她下后位,竟然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放过,真是可怜了那未出生的孩儿。

    她也高估了凌玖珏对她的情谊,她本以为以他对她的了解,他是不会相信那件事是她做的,但从那冰冷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一切都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一切都只是她的自以为是罢了。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她就当在冷宫替那个未出生的孩儿祈福吧。

    沐言歌被打入冷宫,她以为她就这样在冷宫呆一辈子了,没想到事情还没有结束。

    过了几日,打扮的雍容华贵的方雅雅踏入冷宫,她用恶毒阴冷的眼光看着沐言歌,“都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儿!”

    沐言歌听了她的话有些想笑,“是不是我害死你的孩儿,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真是可怜了那个孩子,竟然投胎到你这么一个恶毒的人的腹中。”

    方雅雅的目光变得凶狠毒辣,她直直地上前掐住沐言歌的脖子,“贱人,明明就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偿命!”

    肺中的空气慢慢减少,沐言歌的脸渐渐变红,就当她以为她就要这样死了,方雅雅却放开了她。

    她说,“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的,来人,上毒酒!”

    一个奴婢捧着一个白色的杯子走上前来。

    “这酒里的毒叫七日魂,听说中了此毒的人,他的内脏会慢慢融化,剧痛无比,皮肤会像虫子咬了一样难受,更有趣的是,这人的内脏不会一下子融化而是会持续七天,到第七天时这人才会死去。”

    说道这里,她成功看到沐言歌眼中的恐惧,她扯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去,让她喝下去!”

    沐言歌心中满是恐惧,她拼命的摇头,“不要,我不喝,你们不能这样,皇上,我要见皇上!”

    方雅雅笑了起来,“皇上?我能光明正大的来赐你毒酒,当然是请示过皇上的。”

    沐言歌不相信,“不会的,皇上一定不会同意的,你在骗我!”

    方雅雅不再和她废话,又命令一个奴婢上去帮忙。

    毒酒进入口中,沐言歌绝望了,没想到凌玖珏如此绝情,竟然一点不念旧情。

    一杯毒酒全部下肚,沐言歌痛苦的闭上眼睛,想咬舌自尽却被发现,被人堵住口,捆住了手腕。

    十分钟后,身体疼了起来,方雅雅看着她疼得满地打滚的样子,直呼痛快!

    之后便带人离开冷宫,留沐言歌在地上打滚。

    沐言歌终是没熬过七日,临死前,她带着无尽地恨意,为什么老天待他如此不公,她善良对待方雅雅,真心对待凌玖珏,最后却被二人害的惨死冷宫。

    她恨,恨这对狗男女!

    她要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强大的怨念吸引了小夜。

    如此,苏子矜的任务便是,既然凌玖珏这么在意皇位,那就让他永远也登不上那个位子。

    至于方雅雅,既然她这么喜欢看别人痛苦的样子,那就让她也尝尝她死前的痛苦滋味吧!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