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一下!”伊恩急忙喊道。

    苏子矜停住脚步。

    “可以告诉我昨晚你为什么要杀了那个女人吗?”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勇气,他的身体微微发抖。

    苏子矜沉默了几秒,“因为她曾经……伤害过我们”

    ,说完她不再停留,关上门离开房间。

    伊恩有些呆愣,他脑子里回旋着刚才那句话,她说的是“我们”,而非“我”,那他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这个“我们”也包括他呢?

    伊恩的脑子一片混乱,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点,头要疼死了。

    这边。

    苏子矜回到房间就被抱进了精壮地怀中,男人将头埋进她的颈脖处,低沉而又略带不爽的声音响起,“宝贝儿,看到你这么为另一个男人着想,我很想把他扔出去怎么办?”

    苏子矜抬手摸摸狗头,“明天他就要走了,而且我只是把他当成弟弟而已,乖啦!”

    格雷曼:“……”

    为什么有一种自己被当成宠物的感觉:(

    。

    -

    翌日。

    伊恩拿着一个包裹走出房间,刚把房门关上,对面的房间有了动静,接着便听,“早上好,伊恩。”

    伊恩的身体有些僵硬,他感觉有些不知怎么面对苏子矜,昨天他收拾好行李后,坐在房间里想了很多,昨天他对苏子矜最大的不适可能就是亲眼看到她杀人吧。

    不过苏子矜临走前说的那句话,虽然他没太明白,但大概的意思他懂,总之最后想明白的是苏子矜是一个好的吸血鬼,她并没有那么恐怖!

    慢慢调整好情绪,他转过身,扯出一抹微笑,“早上好,米亚。”

    苏子矜看着那带笑的面容,眸底划过柔色,看样子是想通了吧,“走吧,吃早饭去!”

    伊恩点点头,看向走在苏子矜身后的格雷曼,正想给他也打个招呼,却见他正黑着脸,眼冒冷光的看着他。

    伊恩:⊙_⊙

    苏子矜捏了捏男人的手心,意思是你够了啊!

    格雷曼身上的冷气稍稍收敛了些,不过脸还是有些臭臭的。

    伊恩在这种诡异地气氛中吃完了在古堡的最后一顿饭,他忽然觉得选择离开古堡似乎是个正确的选择。

    ……

    凯罗中学校长办公室。

    “呦,这个就是伊恩啊,真是可爱,你好,我是凯罗,你就喊我叔叔吧,以后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了!”凯罗笑眯眯地说。

    伊恩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你好,凯罗叔叔!”

    “嗯嗯,不错,你先跟着西尔贝老师去上课吧,放学过来找我!”

    伊恩点点头,跟在西尔贝后面,经过苏子矜时,他停下来,“米亚,如果我以后想回古堡,你会同意吗?”

    苏子矜看着他眼底的忐忑,温柔一笑,“我当然会同意,不过我更希望你留在这里。”

    “我知道了,谢谢你,米亚!”伊恩笑得真诚,不再停留,跟着西尔贝走出校长室。

    苏子矜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眸光微闪,希望你在这里能有新生活。

    她收回目光看向凯罗,“以后就麻烦你了!”

    凯罗勾唇一笑,“没问题,明天我就带他去办领养证明。”

    苏子矜朝他点点头便和格雷曼离开了。

    而后,令苏子矜欣慰的是,伊恩的生活过的很好,她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偷偷的去看看他,并不让伊恩发现她来过。

    一晃七十年过去,苏子矜见证了伊恩结婚生子,儿孙满堂,而这次是苏子矜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去看伊恩,因为她知道伊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房间里,满头白发的伊恩躺在床上,听到靠近的脚步声,他慢慢睁开已有些浑浊的双眼。

    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么年轻美丽,他扯出一抹微笑,苍老的声音响起,“你来啦,米亚!”

    苏子矜点点头,温柔一笑。

    “你还是这么的年轻美丽呢!”伊恩温柔地看着她。

    “时间过的真快,真怀念以前的日子呢,那个时候我……”

    伊恩说了很多,可能也感觉到自己快到时间了吧。

    苏子矜带着温柔地眼神,静静的听他说着以前事情。

    慢慢地伊恩似乎累了,眼睛眯着,他缓缓伸出手,苏子矜见状握住他的手。

    伊恩笑了一声,声音却小得让人听不太清,他握紧苏子矜的手,声音无比诚挚,“谢谢你,米亚!”

    说完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苏子矜知道他的时间到了,但她并不是很难过,因为伊恩走的很安详,这辈子他过的很满足,他很安心。

    她将伊恩的手放进被子中,便听: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