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直以来,都是爱莎自己觉得苏子矜是个好拿捏的,她的自信让她从来没把这个只有一千多岁的女孩放在眼里,在她看来苏子矜就适合做她的收藏品,好好的呆在她为她准备的房间里。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眼前的事实打破,现在要她快送命的人正是她看不起的女孩儿。

    爱莎睁大眼睛,手抓住苏子矜掐着她脖子的手,艰难地说:“放……过……我,求……求……你!”

    苏子矜稍稍放松一点手中的力气,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犹如暗夜里地死神,“唉,当初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呢,自己死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上别人,真是……罪有应得!”

    爱莎拼命的摇头,眸中满是恐惧,再也没有那高傲艳丽地样子,“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将头垂到她耳边,苏子矜轻叹一声,“没有以后了呢!”

    爱莎睁大了眼睛,气息正在慢慢减弱,一只小巧的手穿过她的胸口,捏碎了她的心脏,胸前的衣服慢慢被血液沾湿。

    苏子矜收回手,一股鲜血喷到了她的脸上,为她增添了一种嗜血的绝美,犹如暗夜女王。

    手上残留的鲜血正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滑落,爱莎倒在地上,再没有动弹的可能,不一会儿她的尸体慢慢化成了一摊尘土。

    苏子矜缓缓转过身,将她此刻的样子呈现在伊恩的视线中,眼前的场景让伊恩瞳孔骤缩。

    少女白色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血红色的眸中满是冰冷,绝美的脸上沾着鲜血,面无表情,右手上残留的血更是多的往下滴,她犹如从地狱中出来索命的恶魔,让人望而生畏。

    伊恩从爱莎来时就一直呆在原地没动,苏子矜在和爱莎打斗时,留给他的一直都是背影,现在他看到她的样子,他的心中却出现了恐惧,似乎真是被吓到了,他转身就跑。

    苏子矜看着伊恩的背影,眸光变得幽深,逃吧,快点逃吧,逃的越远越好……

    看着渐渐消失的身影,苏子矜叹了口气,也许这样才能让他快点作出选择吧。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臂将她搂入怀中,耳边响起一声叹息,“我才走多长时间,你就吧自己弄成这样了,真是得好好“惩罚”你了!”

    男人尤其把“惩罚”二字说的极重,这几天他发现小姑娘似乎有心事,他今天回到古堡时有些不放心,才回来看看,没想到果然有事,她竟然还把自己弄得这么脏,该怎么惩罚她呢?

    苏子矜听到男人的低沉地声音,眼底划过一丝无奈,“你怎么回来了?”

    男人将下巴放到她的头顶,“傻姑娘,你这几天都在想事情,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现在你身上实在太脏了,我可不想在你身上闻到其他味道。”

    “是是是,那咱们现在就回去,我赶紧把身上难闻的味道洗干净好不好,我的大少爷?”苏子矜眼中满是柔色。

    这个男人从来就不会问她做这些事的原因,从来都是无理由的信任,这点真是该死的让人心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