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片刻后,格雷曼依依不舍地离开苏子矜的唇,将头埋进她的颈脖处狠狠吸了一口属于她的气息,尔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宝贝儿,想我了吗?”

    听着很像宠物求宠的声音,苏子矜勾起唇角,“恩。”

    男人抬起头,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苏子矜,“有多想?”

    “当然是很想了!”

    苏子矜刚说完,男人忽然弯腰将她抱在怀里,朝着柔软的大床走去,苏子矜眨眨眼睛,嘟着嘴,那模样好不可爱!

    “格雷曼,我累了”,意思就是我想休息了,别想来一点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格雷曼看着少女可爱的面容,眸光黯了黯,“可是我饿了,怎么办?”

    说着他将少女放到了纯白的床上,少女乌黑的长发散在床上,如上好的绸缎,奶白色的肌肤上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苏子矜眨了眨眼,弱弱的来了一句,“要不……我去厨房给你拿点吃的?”

    男人眸中的黯色愈加浓郁,他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恐怕厨房的东西并不能满足我。”

    他伸手慢慢解开少女衬衣上的几颗纽扣,露出她那白皙的颈脖和精致的锁骨。

    男人怔怔地看着那精致的锁骨,眼底划过狂热,他将视线慢慢向上移,将视线再次放到少女绯红的唇上。

    终于不再忍耐,男人再次吻上少女的唇,这个吻比刚才的吻还要激烈,苏子矜觉得她的唇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片刻后,男人将吻慢慢向下移,在少女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颗颗红色的小草莓,当他吻到苏子矜的锁骨处时,伸手慢慢将她剩下的几颗纽扣解开。

    此时的苏子矜脑子一片空白,她喘着气,将手插进男人栗棕色的发中,感受着男人那细腻温柔地吻。

    男人的头已经埋进少女的胸部,苏子矜只觉胸口一凉,大脑有些清醒,感受到男人下移的手,苏子矜心中一惊。

    “格、格雷曼,你、你等一下!”

    格雷曼的动作一顿,微微抬起头,用满带**地眼神看着苏子矜,“宝贝儿,怎么了,恩~”

    最后一个字尤为撩人,苏子矜脸红了红,有些羞耻的开口,“我、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可不可以……”

    格雷曼当然懂苏子矜的意思,可是他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但他终究是舍不得强迫他的宝贝,他叹了口气,罢了,小姑娘还小,暂且就放过她吧。

    他将苏子矜的衣服穿好,躺倒一边,努力压制内心的火热。

    苏子矜转头看着格雷曼隐忍地模样,抿了抿唇,有些羞耻地说,“格雷曼,我、我可以用、用手帮你。”

    格雷曼眸光一亮,他的宝贝儿还是心疼他的,他翻身将苏子矜抱进怀里,苏子矜的手慢慢覆上某物。

    并没有人类的那种灼热感,因为吸血鬼是冷血动物,所以苏子矜只觉得那物在她的手放上时,变得更加肿胀了。

    柔软的触感让格雷曼喟叹一声,他在苏子矜耳边低声说:“宝贝儿,用力动一动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