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格雷曼是个很极端的人,他没有自信能将苏子矜留下来,因此他采取了这种方式,封印她的能力,让她只能呆在他这里。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醒来的苏子矜像是丢了灵魂,除了饿的时候会动,其他时候,她只是睁着空洞的眼睛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一开始,他会觉得她这样很乖巧,但是过了几天,他有些受不了了,他要的不是没有生气的苏子矜。

    于是他将手镯拿掉,换成了一条金色锁链,这下她既能留在这里,也会有生气了。

    可是事与愿违,这换来的却是她的自残行为,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这里。

    苏子矜似乎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孤独,她伸手抚上他的脸颊,不知为什么他此刻的表情让她有些心疼,眼底闪过无奈,“我可以答应你留在这里,但是前提是你要把这条锁链拿掉,可以吗?”

    男人的眸光有些深沉,“拿掉了,你不会逃走吗?”如果你要逃走的话,我会折断你的翅膀的。

    后面那句话,他终究是没说出口。

    苏子矜表情认真的看着他,“我想你保证,我绝不会逃走!”

    格雷曼挣扎了一会,最终他的手伸向少女脚腕处的锁链,金光闪过,啪的一声,锁链打开了。

    看着解开的锁链,苏子矜暗暗松了口气,总算不用被这玩意锁住了,她捧住他的脸颊,在上面亲了一口。

    不过马上便离开了,眯着的眼睛,笑得像弯弯的月牙,“谢谢!”

    男人彻底僵住了,呆呆的看着那笑靥如花的少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真挚的笑容,原来竟是如此美丽!

    少女看到男人呆住的表情,笑得更加开心了,没想到这个男人这样还挺萌的,真想捏一捏他的脸。

    事实上,她还真这么干了,手噬无忌惮的在男人完美无瑕的脸上捏了起来。

    男人眼底的喜悦越来越浓,就连耳上的黑曜石耳钉也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原来这才是真正恢复活力的少女吧,真是该死的……迷人。

    在少女放下捏他的手时,男人再一次吻上了她的红唇,不同于上一次的疯狂,这一次的吻异常的温柔。

    而最让他惊喜的是,少女竟然在主动的迎合她,双手也主动的环住了他的腰。

    在最后添了一圈女孩的唇后,格雷曼放开了她,他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似乎想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他觉得他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想到他怀中的少女,嘴角不可抑制地扬起,心早已化成了一滩春水。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苏子矜轻轻推了推抱着她的男人,带着些许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撒娇的语气,“格雷曼,我饿了!”

    格雷曼听着她那软软地声音,觉得心都要酥了,他压制住心里的渴望,抬手揉了揉苏子矜的黑发,“恩,我带宝贝儿去吃东西。”

    格雷曼慢慢放开苏子矜,拿了双柔软地拖鞋给她穿上。

    苏子矜的眼睛一扫,看见了放在床边的一大束玫瑰花,眸中闪过笑意,“这是送给我的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