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慢慢亮了起来,阳光透过窗户撒在那金灿灿的地板上,有些刺眼。

    苏子矜躺在床上完全没有睡意,她现在是回到了身体里,但是她还是跑不了,这可真令她头疼。

    她在格雷曼走后曾试图挣脱这条金色锁链,但是根本没用,这条锁链和那个银色手镯的打开方法一样,都需要它的主人亲手将它打开才行。

    想到这,苏子矜有些烦躁的摇了摇脚上的锁链,到底怎样才能让格雷曼把它拿掉呢?

    忽然,苏子矜的眼底划过一道未知的光芒,看来需要使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

    夜幕降临。

    格雷曼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心情愉悦地朝苏子矜的房间走去。

    而放他打开房门时,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他瞳孔骤缩,他慌忙走到床边,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蜷缩在床上,她脚腕上的鲜血刺伤了他的眼睛。

    金色的锁链因为用力,已经被挣入少女的肉里,鲜血沾满了锁链。

    格雷曼眼底满是阴沉,其中还带着些心疼,他将玫瑰花放在地上,把手放到锁链上,微微颤抖的手显示了他此刻的紧张。

    他微微用力,将金色的锁链取出,少女闷哼了一声,他身体一僵,随后急忙将手覆上伤口,蓝光亮起,少女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等到一切都处理好后,格雷曼将少女抱进怀里,少女的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疼的原因,少女的额头上出了些冷汗,此时她眼眸低垂,看不清她的神色。

    格雷曼眼底的黯色越来越浓,他伸手抬起苏子矜的下巴,让她看着他的眼睛。

    苏子矜被迫抬头,如汪洋般的眼瞳闯进视线中,可能是因为生气,男人的蓝瞳有些深沉。

    低沉暗哑而又略带压抑的声音响起,“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

    苏子矜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并没有说话。

    她这个样子似乎刺激到了格雷曼,格雷曼低下头恶狠狠地吻住她的唇,疯狂的侵略她的所有,似乎在惩罚她的自残行为,也似乎在告诉她他很生气!

    苏子矜没有挣扎而是默默承受这个疯狂而又霸道的吻。

    片刻后,格雷曼慢慢离开了她的唇,将她紧紧抱进怀里,他略带压抑的声音响起,“你乖乖的呆在这里好不好?”

    他真的很孤独,他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他就一直一个人,他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就一直呆在古堡里。

    他总觉得自己丢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直到有一天,他的心忽然跳的很厉害,他觉得他丢失的那样东西似乎出现了,尤其是在那天舞会时,他的心跳的尤为厉害。

    当他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时,他觉得他的东西找到了,他迫不及待的想拥有她,于是他把她带了回来。

    听着他略带祈求的话语,苏子矜心中划过一丝不一样的感觉,“我可以呆在这里,但我并不喜欢这种被限制自由的感觉。”

    说完她晃了晃脚腕上的锁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