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落日的余晖打在窗上,预示着吸血鬼们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苏子矜百无聊赖的坐在窗台上,看着床上睁着眼睛的少女,再一次叹了口气,这可到底怎么办啊,这已经是她脱离身体的第四天了,这样子下去不行啊!

    想到那个每天都来“欺负”米亚的男人,苏子矜握了握拳,该死的男人,最高永远别让她回去!

    当夜幕完全降临时,房门被打开了,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苏子矜看着格雷曼眼中都快要喷出火了,她真想把这个男人给揍一顿,这样才能平息一下她心中的怒火。

    格雷曼从柜子里拿出一条细长的金链子,链子的一头是一个像手镯一样的锁,上面镶满了钻石。

    苏子矜:“……”

    这锁个人还带换花样的啊,哎,大哥,请问你家从哪买的这么多的锁……

    只见格雷曼走到床边,掀起被子,露出少女纤细的脚腕,轻轻将锁链戴了上去,然后又将锁链的另一头拴在了房间的一根柱子上。

    尔后,他取下了少女手腕上的银色手镯。

    苏子矜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她吸进了米亚的身体里。

    片刻后,床上的黑发少女慢慢恢复了清明,苏子矜眨了眨眼睛,感受到是真的回来了,眼底划过窃喜。

    然后看到坐在床边的男人,苏子矜快速出拳,她知道她的能力比不过这人,那她就用格斗术来试试吧。

    没想到格雷曼的速度竟不比她慢,他的手接住了她的拳。

    苏子矜想抽回手,但男人抓的很紧,根本拿不回来,眼中划过恼怒,她又迅速出脚,没想到他又抓住了她的脚踝。

    苏子矜的一手和一脚都被格雷曼控制住了,还拿不回来,真是给她气着了,白皙的脸庞因为生气也变得有些微红。

    格雷曼看着她的样子,心中微动,一个用力,将她拉倒怀里。

    苏子矜立马挣扎,“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格雷曼眼底满是暗色,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如果你再乱动,我可不能保证不做什么事了。”

    说完还向她挺了挺身体,苏子矜感受到抵在腹部的那物,身体一僵,马上不敢动了,只是将眼睛睁大,狠狠地瞪着格雷曼,眼神似能喷出火来。

    而格雷曼只是勾着唇,低头看着她,只是那眼底的黯色好像越来越浓。

    随着两人的对视,苏子矜却恐怖的感觉到抵在她腹部的那物不但没有恢复,反而越来越大。

    苏子矜眸中出现了些许慌乱,“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男人却是捻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苏子矜想挣扎,但是感受到身下那物,她又僵住身体。

    霸道的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等格雷曼放开苏子矜时,苏子矜觉得她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他抽走了,她趴在男人的肩膀上微微喘着气。

    还没缓过神,就听带着压抑与兴奋的声音响起,“宝贝儿,帮我!”

    说着也不管苏子矜同不同意,就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那物上,一声喟叹从苏子矜的耳边发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