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阳慢慢升起,破旧的神社外笼罩着一层透明的水雾,像是把神社罩在玻璃里一样,阳光通过薄雾将星星点点地光芒洒在地上,预示着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苏子矜已经不知道她睡了多长时间了,总之应该是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的确,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

    她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眉头微蹙,伸手想扶着墙起身,却不想碰掉了一个东西,发出些声响。

    屋外有脚步声想起,苏子矜神经紧绷,等看到来人时,心中松了口气,是芦屋祺白。

    芦屋祺白见睡了两天的人终于醒了,脸色也恢复了些,苍白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容。

    他连忙走到苏子矜旁边将她抱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将头放到她的肩上,“默羽,宝贝儿,你终于醒了。”

    他身体有些颤抖,就连声音也有些哽咽。

    苏子矜知道这两天一定给他吓坏了吧,她轻轻地抱住他,“恩,我醒了,让你担心了。”

    芦屋祺白抬起头,他的眼眶有些发红,这两天他真是恨死自己了,如果不是他,他的宝贝就不会受到这样的痛苦了,是他太没用了。

    苏子矜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抬手捧住他的脸,看着那眼下的乌青,她有些心疼,“祺白,我醒了你应该高兴才是,不要因为我救你变成这样而感到愧疚,我也不会眼睁睁看你受伤,所以现在我们两个都很好,不要自责了好吗?我会心疼的。”

    芦屋祺白眨了眨眼睛,慢慢扬起嘴角,“宝贝儿都让我别难过了,我当然会听宝贝儿的话。”

    说完将苏子矜抱在怀里,他眸中是无限的柔光,面容上也恢复些神气,宝贝儿,遇见你是我的福气。

    他并没有抱很长时间,他知道苏子矜睡了两天,一定饿了,刚才他就是在外面做饭,想着给苏子矜喂点饭,虽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但也足够两人吃了。

    苏子矜也的确很饿,即使芦屋祺白给她准备的东西很简陋,她也觉得异常好吃。

    饭后,苏子矜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她看了看周围,自己应该就是他们之前看到的那个神社,但她并没有看到九尾妖狐,这是怎么回事?

    不在多想,她问芦屋祺白,“祺白,我们现在所在的神社是……?”

    芦屋祺白点点头,“就是九尾妖狐所在的那个神社,你放心吧,九尾妖狐在一天前已经被我除去了。”

    没有了那群妖怪守着,也没有暗黑阴阳师的保护,正在休眠期养伤的九尾妖狐根本不堪一击,虽然它还留了一丝妖力阻止人进入神社,但这些对芦屋祺白来说,跟本不足为患。

    他使用了一张斩妖符,将九尾妖狐的元神打碎,九尾妖狐也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苏子矜听了这些,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九尾妖狐消失了,原剧情中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不会发生了,她的第一个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