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的打斗似乎是进入了相持阶段,迟迟没有分出高低。

    苏子矜眉头紧皱,这样下去根本不行。

    她找准时机也插了进入,和芦屋祺白一起对付那人。

    苏子矜的加入让局势有了好转,暗黑阴阳师有些力不从心了,芦屋祺白看准机会,一剑刺入他的胸膛。

    他吐了口血,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胸口的剑,似乎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败了。

    芦屋祺白上前抽出长剑,鲜血顺着伤口喷了出来,那人却是将那沾满血迹的唇角扬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竟然败了,哈哈哈哈,我败了,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那人就这样睁着眼睛没了动静。

    苏子矜和芦屋祺白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向神社走去。

    走着走着,一阵冷风朝他们袭来,芦屋祺白瞳孔骤缩,想都没想直接冲到苏子矜身后。

    长剑进入身体的声音,苏子矜瞪大眼睛,立刻运用凝心诀给了那人致命一击,然后颤抖着双手抱着芦屋祺白的身体。

    芦屋祺白此时已是口吐鲜血,身上的伤口更是血流不止。

    苏子矜的心抽抽地疼,她真是恨死自己了,暗黑阴阳师就是阴险毒辣、卑鄙无耻的小人,她当时为什么没有检查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她强迫自己定下心神,祺白还等着她救呢,她必须撑住,她拿出一张百草符,百草符是疗伤的符,但也只能起到最基础的作用。

    她将符放到芦屋祺白的伤口上,默念符咒,一阵光闪过,芦屋祺白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

    将芦屋祺白慢慢扶起,苏子矜架着他慢慢走向神社,她们还剩最后一步没有完成。

    到了神社里,苏子矜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将芦屋祺白慢慢放下。

    此时她的脸上满是汗水,伸手随便擦了擦汗,强迫自己静下心,慢慢运行凝心诀。

    凝心诀中有疗伤的功法,苏子矜现在很庆幸她之前学习过,屏息调脉,慢慢将手放到芦屋祺白的伤口上,一阵阵的青芒闪烁,只见芦屋祺白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而苏子矜的脸色也慢慢变得苍白。

    一刻钟的时间,芦屋祺白身上的伤口完全愈合了,但他并没有马上苏醒。

    苏子矜看着眼前这人的脸色重新恢复了红润,心中吊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她让芦屋祺白的头枕着自己的腿,自己靠着墙,眼眸微眯,她有些累了,看来需要休息一下了,微眯的眸子慢慢阖上。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芦屋祺白的睫毛微颤,慢慢睁开双眼,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痛感,狭长的眸中划过一丝疑惑,而当他向上看时,却发现了一张苍白的似乎有些透明的脸。

    心像针扎一样疼,这个傻丫头,一定是为了救他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这样他会恨他自己的。

    他轻轻动了动身体,似乎真的是没事了,慢慢起身,将苏子矜轻轻抱在怀里,看着没有任何苏醒迹象的人儿,他的心更痛了,她是真的很累了吧,低头轻轻地吻了吻苏子矜的唇,芦屋祺白眼露柔色,宝贝儿,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