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抬头看着眼前这人,男人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眸透着温柔的神色,让人看一眼便能沉迷其中,高挺的鼻梁,绯红的嘴唇,还有那比女人还细腻的皮肤,似乎每一个部位都是受到了上天的精雕细琢,就像是上帝的宠儿。

    她抬手抚了抚这人的脸颊,唇角慢慢扬起,是啊,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在她身边,她还害怕什么呢?

    -

    两人思考了几天,打算将之前学过的术法都巩固一遍再上路,毕竟他们要面对的可不止一个受伤的九尾妖狐。

    如果九尾妖狐遇到危险,那个暗黑阴阳师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而且九尾妖狐作为一只高级妖怪,一定也会有一些低级的妖怪去侍奉它,也可以称为它的手下,所以他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这一准备就是半年的时间。

    苏子矜以自己还有好多不会的东西想再出去见识见识为由,告别了川夜和梨花,当然还有离修,和芦屋祺白再一次踏上了路程。

    半年后。

    苏子矜和芦屋祺白一共找了西北部的两片森林,但都没有找到九尾妖狐的踪迹,看来他们还得接着另外两处森林接着找了。

    某山洞内。

    “给,默羽,鸡考好了,快吃吧!”芦屋祺白将手里刚考好的鸡递给苏子矜。

    苏子矜像往常一样先撕下一只腿给他,然后自己撕下另一只腿,两人一起吃了起来。

    片刻的功夫,两人将一只鸡消灭干净了。

    芦屋祺白体贴的给苏子矜擦了擦嘴,之后苏子矜趴在芦屋祺白的怀里,将下巴放在他的肩上,眼睛眯着,那慵懒地模样像极那刚吃过食的猫儿。

    长久的陪伴使芦屋祺白越来越熟悉苏子矜的一切,他感觉到她今天晚上似乎有一丝不一样,抚了抚她的背,“默羽今天心情不好吗?”

    眯着的眸子微微睁开,“是……不是,唉,是吧。”

    芦屋祺白无奈的笑了笑,“是因为我们老是找不到九尾妖狐吗?”

    说完这句话,芦屋祺白眼底划过一丝暗光,他真的恨死了这只妖怪,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快点除掉它,他的宝贝儿为了找这么一个玩意儿受了这么多的苦,它真是……该死呢!

    “恩……算是吧”,苏子矜轻声应道。

    苏子矜当然想早点完成任务,获得魂力,但她却有些舍不得芦屋祺白,芦屋祺白给她的感觉很熟悉,熟悉到他的存在似乎是和她一样,而且她觉得芦屋祺白给她的感觉和她在前两个世界遇到的柳千沉和何炎之的感觉是一样的,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这里不得不说,少女,你真相了。

    小夜有些看不下去了,它必须阻止她再继续思考下去,毕竟她还不能知道那人的秘密,即使是她现在根本就不记得他,但这些都涉及她的记忆,它必须终止她的想法。

    小夜:“哎,我说,你在这瞎想什么呢,任务还没完成,你在这想一些有的没的,有用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