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日后。

    安倍大宅后山。

    苏子矜和芦屋祺白两人找了一快空地,准备发动禁术,寻找九尾妖狐的下落。

    苏子矜在周围布下结界,以防有妖怪来干扰,她有些担忧的走到芦屋祺白旁边,“祺白,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马上停下来,知道吗?”

    芦屋祺白抬手抚了抚苏子矜的脸颊,狭长的眸子中满是自信,“默羽,你应该相信我才是。”

    苏子矜看着他这个样子,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握住放在她脸上的手,微微用力,开口应道:“恩!”

    她站了起来往旁边走了几步,不妨碍芦屋祺白摆阵。

    芦屋祺白盘腿坐下,慢慢闭上眼睛,手在大致小腹的位置摆出一个八卦形状,嘴里默念出术法的咒语。

    一阵阵金色的光芒从他身上发出,将这人映衬地犹如天神降临,只见他又做了几个复杂的手势,然后将手放眼上慢慢划过,然后慢慢睁开眼。

    苏子矜看到他的瞳孔已经不再是棕黑色了,变成一种银白色,看起来有点瘆人。

    此时,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心中已是万分惊讶,这就是……禁术吗。

    而芦屋祺白在瞳孔彻底变了颜色,说明“天眼”已经完全打开,现在正在搜寻着九尾妖狐的所在位置。

    但是片刻后,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苏子矜见他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担忧,看着样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吧,但她不敢贸然去打扰他,要不然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更大的损害。

    她只能站在一旁,心里暗暗祈祷着他能平安无事。

    又过了许久,久到苏子矜从来都没有觉得时间竟然能过得这么慢,她有些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为什么还没有完成。

    就在她想走过去看看情况时,术法结束了,芦屋祺白身上的光芒也慢慢散去。

    苏子矜见状连忙走了过去,她拿出手绢给他擦了擦汉,见眼前这人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并没有其他的损害,心中才松了口气。

    她并没有开口说话,因为眼前这人从她过来时就重新闭上了双眼,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

    片刻后,那人才慢慢睁开眼,但眼底却满是阴沉,苏子矜见状,心里咯噔一下,应该是出现其他状况了。

    而当眼前这人将目光放在苏子矜身上时,那眼底地阴沉已是散去,但他依旧是皱着眉头。

    苏子矜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似乎有了猜想,伸手握住他的手,“是不是没有发现九尾妖狐的位置?”

    芦屋祺白垂下眼眸,敛去此时眼中的狠戾,开口轻声道:“九尾妖狐的位置被人下了结界,我并没有探查出它的具体位子,只是看到几块场景。”

    苏子矜暗道,被人下了结界,看来是找了帮手呢,不过这些事情先放一放,先将眼前这人安抚一下吧。

    苏子矜伸手抬起这人的下巴,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我知道祺白已经尽全力了,所以不要生气了,我们先回去休息好不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