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子矜听了晴明的话,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爷爷奶奶,谢谢你们!”

    翌日。

    芦屋祺白随着苏子矜来到了安倍大宅后山上的那个破败的神社。

    两人才踏进神社,苏子矜只觉身边一阵凉风拂过,她瞳孔骤缩,跟在她身后的芦屋祺白眯着眼睛迅速抽出随身携带的剑,挡住了那人的攻击。

    苏子矜连忙喊了一句,“离修,住手!”

    离修闻言身形一顿,收回了剑,走到苏子矜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

    芦屋祺白也收回了自己的剑,只是那眼睛却牢牢的盯着放在苏子矜头上的手,神色晦暗不明。

    苏子矜抬头看着离修,“离修,你……”

    她看不见离修的表情,所以她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她从他的眼神里并没有看到任何杀气。

    似乎是过了许久,离修才说话,“我只是想试试他的能力,看他有没有保护默羽的能力。”

    苏子矜虽然很不赞同他刚刚的行为,但是听他这么一说又没了脾气,只是叹了口气,“下次可别这样了,我会担心的。”

    离修慢慢地点了点头。

    苏子矜走到芦屋祺白面前,有些抱歉的说:“祺白,你别生气,离修他没见过什么陌生人,所以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对不起,是我欠考虑了。”

    芦屋祺白眼底满是阴沉,他垂下眼眸,不想让眼前这人看到他不好的一面,“没关系的,我并不介意,只是,默羽下次不要再和我道歉了,要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苏子矜知道他现在心情有些低落,她握住他的手,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我知道了,所以我最喜欢祺白了,不要难过了好吗?”

    芦屋祺白听了这句话,眼底的阴沉散去,他温柔的回答她,“好。”

    然后苏子矜将他拉到离修面前,她高兴的和离修介绍,“离修,这位就是我给你说过的祺白哦,也是我的……恋人。”

    芦屋祺白听了这句话,唇角扬了起来,而离修却觉得这些对他来说有些刺眼,他淡淡的点了下头,“你好,我是离修。”

    芦屋祺白也点了下头,“你好,我是芦屋祺白,默羽的……恋人。”

    他故意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而刚刚他也看到他说他是苏子矜的恋人时,他的手握了一下,似乎对他有些不满呢。

    之后几人也并没有聊几句话,苏子矜就带着芦屋祺白离开了,因为她发现离修和祺白两人根本就聊不来,说话的时候似乎总有一股浓浓地火药味。

    她算是明白了,这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就如她和离修,从小到大都是她一个人去找离修,而现在突然多了另外一个人,还是以她的恋人的身份出现的,所以离修对他才有些敌意的吧,就连她爷爷好像也是,一开始对祺白都有些敌意,以上是苏子矜的认为。

    苏子矜估计从来都没想过,一个看着她长大的人会对她有别样的心思,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不是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