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离修似乎是钻进了死胡同,那段时间他过的很不好。

    突然有一天,他忽然想通了,他为什么要逼着自己不去喜欢苏子矜呢,他为什么不能喜欢苏子矜呢?

    想通以后,他的生活恢复了正常,他要等苏子矜回来,然后找一个机会告诉她,他喜欢她,很喜欢。

    但他没想到苏子矜回来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她有喜欢的人了,还说要带给他看。

    他的心很痛,这是一场还没来得及告白就失败的恋情,他也明白,他什么也给不了苏子矜,他连这个小小的神社都出不去,他还能做什么。

    在苏子矜走时,他没忍住问了她,在她心里他算什么,听到她的回答,他有些高兴,又有些苦涩,但是她还是把他当成哥哥,说明他在她心里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这样也好,这也许是最高的安排了吧……

    -

    几天后,安倍大宅迎来了一位客人。

    川夜看着眼前俊美无比的少年,眯了眯眼睛,“你是芦屋家的孙子?”

    “是的”,芦屋祺白恭敬地回答。

    川夜点了点头,“比你爷爷强多了,你爷爷可是个相当小气的人呐。”

    川夜这么说完全就是想看看芦屋祺白的家教怎么样,他说他爷爷,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芦屋祺白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开口应道:“爷爷他的确不是什么大气之人,以前有得罪您的地方,还请您见谅。”

    川夜听他这么说,挑了挑眉,“那不知你今日来是……”

    “我是来找默羽的”,芦屋祺白如实回答。

    川夜有些疑惑,他怎么会认识默羽的,刚想开口问他为什么找默羽,苏子矜便走了进来。

    苏子矜先是和川夜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芦屋祺白,露出一个微笑,“祺白,你来啦!”

    芦屋祺白温柔的点了点头。

    川夜一看,这不对啊,这两人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怎么不知道,难道是历练时认识的?

    他觉得他要问问自家孙女,起身将苏子矜拉到一边,问道:“默羽,你是不是应该和爷爷解释一下?”

    苏子矜小声对川夜说:“爷爷,我晚上再和你说好不好,我现在和祺白有些事情。”

    川夜一脸哀怨的看着她,露出默羽不爱爷爷了,爷爷好难过的表情。

    苏子矜只觉得一头黑线,这个还是她那个帅气的爷爷吗?

    于是她又开口道:“爷爷,我晚上一定什么都告诉你,我这几天太忙了,把这事忘了,您不要生气好不好?”

    川夜也不为难她了,毕竟是自家的宝贝,哪里舍得为难,“好了,爷爷知道了。”

    然后坐回原位,看着芦屋祺白说道:“既然你们两个有事,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我先出去了。”

    这话虽然说的很平常,但芦屋祺白还是感觉到了一起敌意,看来他以后得好好讨好安倍爷爷呢。

    川夜出去后,苏子矜扑到祺白怀里,祺白稳稳地接住她,然后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眼里满是温柔,“默羽想我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