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你是如何认出我的?”苏子矜不解的问道。

    只见那人扬起嘴角,“直觉。”

    听了这两个字,苏子矜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想对他竖起大拇指,少年,第六感真准!

    随后她伸手捧住他的脸颊,吻了吻他的嘴角,“你觉得我会怪你吗?你这个笨蛋,你过了这么久才让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会愧疚的。”

    男人低头抵住女孩的额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默羽不生我的气便好,而且没什么好愧疚的,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苏子矜没再开口说话了,她知道再说下去,这个男人也会把错都揽在自己身上的,可她也就是喜欢他如此宠她的样子,真是该死的迷人!

    两人将话都说明白后才动身离开,再走没一会便到了安倍家的宅子。

    在门口苏子矜想让芦屋祺白进入坐坐,但是芦屋祺白觉得他现在刚回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就不进去了,改天他会拿着礼物专门造访,给老人家留个好印象。

    苏子矜一想,也是,于是就没让他进去了,但芦屋祺白走时,又给了苏子矜一个热吻,吻得她有些晕,在外面缓了一会后才进去。

    才进入自家的门,一位长相依旧俊美的中年男人将她抱住,“默羽回来了,爷爷可是想死你了!”

    苏子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她有些无奈地开口道:“爷爷,你要吓死我了。”

    她知道她进入宅子,爷爷一定会知道她回来了,但她没想到她才刚进来,就被自家爷爷抱了个满怀,真是吓了一跳。

    安倍川夜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抱歉抱歉,爷爷是太久没见到你了,现在看到你太高兴了,走,去见见你奶奶,她也是想你想得紧!”

    然后拉着苏子矜就往宅子里走,苏子矜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看来她离开的这些日子,爷爷奶奶是真的很想她呢。

    晚上,梨花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庆祝苏子矜回来,几人也聊到很晚才回房间。

    苏子矜并没有将她惹到九尾妖狐的事情告诉川夜,因为川夜已经将他能教的都交给苏子矜了,即使苏子矜和他说了,也是徒增他的烦恼罢了。

    晚上,苏子矜躺在被子上,从包里拿出她上次走时离修给她的东西,心想,她回来了,离修一定也会高兴吧,她明天就去找他,她也有些想他了呢。

    次日。

    苏子矜起了个大早,她先活动活动身体,然后吃了早饭,就像后山走去。

    不一会她到了那个已经来过不知多少次的神社,神社依旧是她走时的那个模样,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轻轻喊了声,“离修,我回来了。”

    苏子矜等了一会,但是并没有人出现,她皱了皱眉头,又喊了几声,依旧没有动静。

    她心里有些慌了,难道她离开的这些日子有人来这里了,离修会不会被人抓走了?

    想到这苏子矜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离修不会有事吧,但她总觉得离修就在这,她不放弃地又喊了几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