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芦屋祺白当然不担心,因为芦屋清满,也就是他的爷爷在他的面前说过,如果他的阴阳术能超过他,他就许诺他为芦屋家的家主,到那时他想做什么全凭自己作主,当然,他是有信心成为芦屋家的家主的。

    苏子矜看着芦屋祺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心下了然,看来他和他的爷爷一定说过什么吧。

    而她这边也自然不用担心,她相信她的爷爷奶奶会尊重她的选择。

    之后的日子,两人开始了返回的旅程。

    -

    半个月后。

    苏子矜握着芦屋祺白的手,看着近在眼前的平安京,心情有些激动,她终于回来了。

    芦屋祺白自然是要亲自将苏子矜送回家的,当他们经过一棵巨大的樱花树时,他停了下来。

    此时并不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树上只有一片片叶子。

    苏子矜抬头看了看樱花树,想起一些小时候的日子,勾了勾唇角。

    随后她转头看向旁边的人,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询问,咱们停在这里干什么?

    芦屋祺白看着苏子矜,笑了笑,表情也更加温柔,“这里是个美丽的地方呢!”

    苏子矜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是啊,等到樱花盛开的时候,这里会更美!”

    “那我们就等下次樱花开的时候,一起来看好不好”,芦屋祺白温柔的说道。

    苏子矜应道:“好。”

    苏子矜本以为这段对话到此就结束了,却又听芦屋祺白说:“我知道小时候你常来这里玩。”

    苏子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还记得你有一次过来玩遇到的那个小男孩吗?”

    苏子矜想了想,然后睁大了眼睛,“那个小男孩不会就是你吧!”

    只见那人慢慢地点了点头,“是啊,就是我。”

    “那、那你……”苏子矜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似乎有许多事不知道。

    芦屋祺白忽然抱住她,“对不起,默羽,我骗了你。”

    苏子矜有些懵,她还没反应过来,又听他说,“我这次出去并不是历练的,我是为了找一个人的,不过幸好我找到了。”

    苏子矜觉得他抱得更紧了,她似乎明白了她的话,“那个人是不是……我?”

    “是,从那次见过你后,我觉得我变得很奇怪,我会时不时的想起你,虽然那时我并不知道你是谁,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芦屋祺白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但他并没让苏子矜开口,又接着说:“后来,我查了你的资料,想去找你,但那时我的能力太弱了,爷爷的管教很严格,他根本不让我出去,然后我就努力的学习阴阳术,一年前,我通过了爷爷的测试。”

    听到这,苏子矜的内心已经十分震惊了,她抬起头,眼眶有些红,“然后你一出来就来找我,但是那时我已经外出历练了,你也就出来了是不是?”

    芦屋祺白点了点头,他抚了抚苏子矜的脸,“是,但我也没想到,我的运气会如此好,才出来没几天就遇到了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