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夜:“恩,这个、这个是个问题。”它忘了原剧情的最后,九尾妖狐可是找了一群帮手过来呢,即使两人再厉害,也抵不过这么多个妖怪一起来啊!

    忽然,苏子矜似乎想到了好办法,眸光一亮,“对啊,我们根本就不用等九尾妖狐的伤好了来找我们报仇啊,我们可以主动去找它啊,然后打它个措手不及!”

    小夜听了也是眼神一亮,“是啊,咱们可以没等它的伤恢复就去解决掉它,这样咱们的胜算超级大耶!”

    旁边的芦屋祺白见苏子矜一直不说话,知道她是在担心九尾妖狐一定会找他们报仇,他伸手揉了揉苏子矜的脑袋,开口道:“你现在不用太担心,毕竟这次九尾妖狐伤的很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我们一定会有办法对付它的。”

    苏子矜一愣,随后露出笑容,“对,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她伸手抱住芦屋祺白,她忽然觉得恋爱是件神奇的事情,现在她的心是一片明朗,不管是什么事都很清楚。

    苏子矜估计就是那种找到喜欢的人,然后心情就好了,心情好了,有些无解的问题似乎都有了答案。

    -

    清晨,红红的圆日露出一角,将它那神圣的光芒撒向无垠的大地,随着它的逐渐完整,天空也慢慢亮了起来,新的一天也就此宣告开始。

    自那日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后,这场关于历炼的旅途似乎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两人照旧打怪升级,但除此以外,还有时不时的亲热一会。

    大多数情况下,当然都是芦屋祺白用他那完美无瑕的面容勾引苏子矜,苏子矜也不是不知道那人是故意勾引她的,但她每次都会上当,没办法,芦屋祺白是摸准了苏子矜就吃他这一套,因此才会这么的……肆无忌惮。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已是半年后了。

    晚上,两人照例找一个山洞,吃了点东西,然后芦屋祺白将苏子矜抱到怀里。

    他低头闻着女孩身上淡淡的香味,心里是满满地满足。

    “祺白,我想回家了”,苏子矜轻轻说道。

    芦屋祺白顿了顿,然后吻了吻女孩的发顶,“默羽想回家了那咱们就回家!”

    苏子矜伸手摸了摸芦屋祺白的脸,接着说:“我已经出来将近一年了,我想爷爷奶奶他们应该很担心我吧,而且他们一定很想我了,因为我也想他们了。”

    芦屋祺白蹭了蹭苏子矜的手,开口道:“恩,咱们出来的时间是挺长的了,也应该回去了。”

    苏子矜点了点头,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你的爷爷是不是芦屋清满?”

    “对啊,我也知道默羽的爷爷是安倍川夜”,芦屋祺白笑眯眯地说道。

    “那你说你爷爷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我可是知道你爷爷是非常讨厌我爷爷的呢!”苏子矜抬头对芦屋祺白说。

    但芦屋祺白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低头吻了吻苏子矜的脸颊,“别担心,他会同意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