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芦屋祺白问苏子矜,“如果我高兴的话,你会觉得高兴吗?”

    “高兴。”

    “那如果我对你做了不好的事,你会难过吗?”

    苏子矜想了想,“一般应该不会吧,但如果是很过分的事情我会生气的。”

    芦屋祺白听了他的话眸光黯了黯,又接着问,“那如果我和其她的女人成亲了,你会难过吗?”

    苏子矜听到这句话,心情突然不好了,为什么要和其她女人成亲啊,想到这,她又有些奇怪,她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芦屋祺白见她久久不回答,在她腰上轻轻捏了一下,苏子矜才回神,他重复道:“你会难过吗?”

    苏子矜咬着下唇,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芦屋祺白忽然放开一只手,然后挑起苏子矜的下巴,看着苏子矜的眼睛说:“那如果我这样做呢?”

    说完,直接吻上苏子矜的唇瓣,苏子矜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芦屋祺白并不在意她那震惊的表情,因为此刻他尝到了最美味的东西,她的味道就像那有毒的罂粟,让他有些上瘾。

    当他碰到她的唇瓣时,他浑身的血似乎都热起来了,想要她,想要更多。

    他慢慢加深了这个吻,想索取她更多,直到苏子矜觉得自己快要被憋死时,终于结束了。

    那人似乎还没过瘾,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唇,然后在她耳边接着没说完的话,他轻声说:“讨厌我碰你的这种感觉吗?”

    苏子矜听了他的话,原本就很红的脸似乎更红了,开口说了句,“不讨厌”,只是声音很小。

    虽然声音很小,但芦屋祺白还是听见了,他心中狂喜,默羽是喜欢他的,他眸中透着狂热,又紧紧地抱住苏子矜。

    “谢谢你,默羽!”他真的特别开心。

    其实苏子矜不但不讨厌他的接触,反而很喜欢,她现在似乎弄清楚她对芦屋祺白的感觉了,她是喜欢他的,喜欢这个俊美如画的少年。

    然后她慢慢抬起手抱住了少年的身体,少年感受到他的动作,心已经飘飘然了,她是喜欢他的,真好。

    之后,苏子矜问芦屋祺白在她晕过去后,九尾妖狐怎么样了。

    芦屋祺白告诉她,九尾妖狐受了重伤,但是他当时只顾着苏子矜了,让九尾妖狐逃走了。

    苏子矜听了这个消息后,眉头皱了起来,看来剧情还是按照原世界线走了,九尾妖狐没死,那它在伤恢复后,一定会来找他们报仇的。

    那这样的话,她等于什么都没有改变,还是会有之前的结局。

    这时小夜开口了,“你先别这么想,这次九尾妖狐虽然没死,但是又是受了很重的伤,没有个三年五载的是恢复不了的,你就趁这个时候再努力学习阴阳术,再加上你身边又多了这个男人,胜算很大的。”

    苏子矜还是没有松开眉头,“虽然说还有几年时间,但是就算我们再厉害,但如果最后还像原剧情一样,九尾妖狐又找来一群高阶妖怪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