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办法,在姑姑的支持下,她留下了孩子。她原本以为她不会爱这个孩子。可是看到孩子一点点在她肚子里长大,每天感受他的心跳,她越来越期待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肚子变大的时候已经是冬天,她的肚子并不明显,而且家里一直给她寄生活费,加上姑姑的照料她过得并不辛苦。

    慕慕是上天赐给她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谁也不能抢走。家人曾提议让慕慕在碧云岛上学,她回绝了,她知道那是家人的好意,可是她不愿意错过慕慕的成长。

    这段事情宋飘雪第一次跟人讲起,唐静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宫弈寒真不是东西。”

    可是同时纳闷,那宫弈寒现在对宋飘雪的好算什么?

    宋飘雪苦笑,这段时间她真的很累很累,一方面要对着宫弈寒隐瞒慕慕的存在,一方面又要面对反复无常的宫弈寒。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宫弈寒是真的爱她的,可是每次当她去相信他的时候总有意外出现。

    如果说宫弈寒是爱她的,那么安丽雅呢?宋飘雪不知道。

    那段往事也是她心底的一根刺,所以她宁愿宫弈寒误会她收了安悦的钱也不想跟他解释什么,有些人大概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大早,宫弈寒跑步回来,电话就响了,宫明泽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你马上到人民医院来。”

    “你出了什么事?”宫弈寒漠然的问。

    宫明泽脸色铁青,这个畜生就这么期待他出事?沉声道“过来,给东林道歉。”

    既然他们这么想让他过去,宫弈寒也勉为其难的接受,冲了个澡换上一身衣服才开车去医院。

    医院里,安尚雄、安悦、宫明泽、宫天麟都在,安丽雅去外地学习,病房里一片安静,安东林的伤无大碍已经包扎好,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

    宫弈寒冷哼,安尚雄的速度够快,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把人给捞出来了,来的路上他已经打听好了,互殴,很好的一个名词,就算拿了刀子意图谋杀,只要不死就是互殴。

    “你怎么把东林打成这样?”宫明泽质问道,这些年眼看得到环亚集团的希望渺茫,他早已和安尚雄私下联合起来,对待安东林这个侄子比对待宫弈寒这个儿子还好。

    安悦委屈的说道,“大家好歹是一家人,不就是个女人嘛。明泽,你也别生气,好在东林也没有什么大事。只要弈寒跟他道歉就没事了。”

    宫弈寒冷笑,“安女士好大的口气,不过就是个女人?我爸可是为了你要美人不要江山。”

    说起来,宫弈寒在那之前已经认识安悦,那个时候安悦是孙萌的好朋友,每次回国都会和孙萌一起吃饭,也会给宫弈寒宫美丽兄妹二人带礼物。

    宫明泽和安悦二人看上去相处也正常,直到有一次孙萌出差,宫明泽和安悦搂搂抱抱被他发现,他才发现孙萌这个好朋友不见得是个省事儿的主,在这之前不知道已经勾搭多久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