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难不成真的是丽丽?倘若丽丽还活着?还记得以前的事情为什么不来找他?如果丽丽还活着应该23岁了吧。

    18年前的那晚,一场火灾,丽丽失踪,孙萌被烧成重伤,抢救无效死亡,好好活下来的只有宫弈寒。那晚他不在家躲过一劫。

    丽丽失踪后,宫云海差点儿把青阳市翻了个底朝天,码头,各个车站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找到人。

    宫弈寒蹲下陷入了沉思。

    风轻轻吹过,吹得树叶飒飒作响,周围一片安静,宫弈寒就这样安静的陪着孙萌,直到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宫弈寒才整理了一下衣服站了起来。

    看到来人,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冷冽的双眸射出寒光,“谁让你们来的?这里不欢迎你们。”

    来者有三人,孙青青,还有拄着拐杖的一位老者,还有一位中年女性,老者是孙天富,长虹集团的董事长,中年女性是孙柔,孙青青的妈妈。

    三人皆是一身黑衣,孙青青把一束花放到孙萌的墓前,然后乖巧的站到了旁边。

    孙柔说道,“弈寒,我们只是想来看看姐姐,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老者佝偻着身体,咳嗽了几声,脸已经涨得通红,“弈寒,当年是我们对不起你和你妈,你就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补偿你。”

    孙青青乖巧的站在一边,不说话。

    宫弈寒冷笑,眉梢讥诮,透出几分不屑,“孙老真是说笑了,我妈已经死了,你拿什么补偿她?我们不需要你假惺惺的补偿。”

    “你……”孙天富脸色铁青,手微微颤抖,指着宫弈寒,“你究竟怎样才能原谅我们?当年的事情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也没有办法!”

    “原谅?”宫弈寒冷笑,“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谈什么原谅?我妈和我外婆从来没有提过你,恨也是需要感情的。没有恨哪里需要原谅,请你们不要打扰我妈。还有,如果孙老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妈,就请不要再来打扰她,我想我妈也不需要你假惺惺的讨好。”

    半路跑上门来的便宜亲戚,不要也罢。当初安悦带着一对孩子找上门也好,他妈出事也好,这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

    现在需要一个继承人,就突然想起他了?真是搞笑了!

    宫弈寒突然能理解宋飘雪的心情了……对于没有感情的亲戚,他们做什么事情你都不会有感觉,但倘若出现在你面前装模作样还要干涉你的婚姻,那感觉,简直比吃了苍蝇还让人恶心。

    “你要娶安家那丫头?”孙天富问道,语气不满。

    “与你有关系吗?”宫弈寒不屑的说,深邃的眼眸一片冰冷,“难不成你还想干涉我的婚事?”

    老人咳嗽了几声,沧桑的脸上有些悲凉,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无力,“我只是想补偿你而已,你娶了青青,环亚和长虹合并,对你以后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宫弈寒双眼深邃,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冰冷的吐出俩字,“免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