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那个中年男人是宫弈寒的父亲宫明泽,难怪这么嚣张?

    同时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真是喂了狗,孽缘。

    宫弈寒也是一愣,眼睛微微眯了眯,没想到跟自己父亲发生纠纷的居然是宋飘雪。

    “宋飘雪小姐,不介意我们私下谈谈吧?”宫弈寒走到她身边俯身,沉声问道。

    言下之意是打算私了。

    警察很快就安排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房内只有宫弈寒、宋飘雪、宫明泽三人。

    录像中,宋飘雪准备付钱的事情,宫明泽带着一个女人直接穿过人群到了最前面,那个女人不知道跟宫明泽说了什么,宫明泽很生气,然后拉住了宋飘雪的衣袖。

    宫明泽气急败坏给了宋飘雪一巴掌,然后推到了她,并用脚踢了她,然后很快就有人把宫明泽拽走了。

    而那个妖娆的女郎看到这一幕后迅速偷着离开了。

    宫弈寒看完录像后,原本坚毅的面部线条变得更加冷峻,眼底一片阴霾,薄唇轻启,不带丝毫感情“出个价吧。”

    宋飘雪扬起下颚,即便发丝凌乱,被打的脸颊红肿,依然傲然对上他的双眼“宫先生,我再说一遍,我选择起诉宫明泽,我要他负法律责任,要他公开向我道歉。”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能三番两次遇到姓宫的王八蛋。

    “宋飘雪小姐。”宫弈寒沉声提醒道“环亚集团有专门的律师团队可以应付任何突发事件,闹大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还是宋小姐觉得可以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环亚集团?”

    是了,亚洲首富环亚集团的总裁,怎么会对自己的父亲不闻不问?

    宋飘雪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她觉得再也呆不下去了“宫先生,谈判破裂,你觉得还有必要谈下去吗?”

    有钱了不起啊?

    衣衫不整的宫明泽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手指着宋飘雪,一手捂着左胸,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倒过去,但语气仍然是不可一世,“死丫头,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你能学会尊来爱幼哪有这么多事情?我告诉你,我心脏不好,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儿子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裸的威胁。

    宫弈寒幽深的目光看向宋飘雪,等待她的回答。

    “有病就吃药,不然真的会心脏病发作的,到时候就不好了。”宋飘雪幽幽说道,打开门走了出去。

    打人的时候活蹦乱跳,谈判的时候就有心脏病?戏精学院毕业的吧?

    宫弈寒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跟了上去,走到宋飘雪的跟前,手一伸,将她拦腰抱起。

    “你干什么?”宋飘雪感觉身体一轻,抬头就看到了他紧抿着的唇,可以看出他现在很生气。

    “带你去验伤。”看到她红肿的脸颊,心忽然一疼,嘴上却讽刺道“在双方当事人都在的情况下验伤,结果比较让人信服。”

    呵,宋飘雪倒吸一口冷气,摆明了不信任她,怕她在化验单上动手脚“谢谢宫先生的好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