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家声势最大的媒体官博也发了声,是手下记者没有认清事实,并向孙青青道歉。

    但是,最先发出此微博的博主却毅力不倒,公开了长虹集团公关部门和他的谈判语音,还很细心的配了字幕。

    长虹集团要花五百万买他手里的底片,并让他澄清一下此事是个误会。

    一时之间,微博又火了,加上孙青青撞伤人的时候,微博前十的话题中有八个是孙青青的,还有三个出于‘爆’的状态。

    而且还有人扒出了前段时间环亚集团和长虹集团争斗时,孙柔和华盛集团总裁安尚雄开房的事情。

    众人纷纷表示,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微博瞬间瘫痪了,这桩***有越来越火的架势。

    孙青青刚走进门,连佣人们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而且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孙青青依旧微笑着走了进去。

    孙柔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看到孙青青进来,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朝着孙青青砸去,孙青青不避不闪硬生生挨了一下,额头瞬间鼓了一个包。

    身边的佣人也是吓了一跳,这个大小姐的脾气这么多年还真是没有变过,小时候打骂孙青青也是这样从来不避讳外人。

    “跪下!”孙柔喊道。

    “妈——”孙青青泪流满面,楚楚可怜,“那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

    “那是谁?”

    孙青青摇摇头,声泪俱下,委屈极了,“妈在商场上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商场上什么手段都有吗?我知道我年轻,资历浅薄,很多人看不起我,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手段。”

    孙青青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倘若我在国外真的这么豪放,我根本不会听妈妈和爷爷的话嫁给宫弈寒,妈,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

    孙柔见孙青青这么说,又想到孙青青从小到大都非常乖巧,哪里有时间去玩?站了起来,走到孙青青面前,给她擦眼泪,“是妈妈不好,是妈妈错怪你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也不为自己辩解一声。”

    孙青青一下子扑到孙柔怀里,心想,你不分青红皂白就骂我,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但嘴上还是乖巧的说道,“我不怪妈妈,我知道妈妈为了我好。”

    “你啊,就是太傻了。”

    孙青青眼泪一滴滴掉下来,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

    母女俩又说了一会儿话,孙柔让她留下,孙青青婉拒了,握着孙柔的手,“妈,我去国外这么久,公司肯定积攒了一堆事情,我先回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处理的,我明天再回来。”

    “那好吧,我让厨房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菜。”

    孙柔脾气并不好,可是当年在福利院挑选继承人的时候,她确实是挑中了孙青青,乖巧董事,而且能力出众。这么多年,她也确实把她当做亲生女儿看待,可是却不容许她出半点儿差错,否则,长虹集团将会成为商界的笑柄。

    她素来好强,最是在乎别人的眼光,而且,她不喜欢事情不在她掌控范围之内。

    孙青青是,宫弈寒也是,还有宋飘雪和那个孩子。

    这些,必须在她掌控之内。

    孙青青面带笑容的离开,然后托人疯狂的查谁在背后捣鬼。

    脑海里,很快出现了一个名字——宫天麟。

    ……

    网友的一系列举动很快惊动了《寻亲》的官方微博,官方微博半夜十一点表态,

    ***女主可能是那对夫妇失踪多年的女儿?

    很多网友纷纷表示太狗血了!

    那对夫妇看上去老实憨厚,如果知道自己女儿生活这么糜烂,不知道是悲还是喜?

    夜色下,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一个破旧的老巷子里,魏玲玲先下了车,又打开了车门,孙青青走了下来。

    孙青青带着一个鸭舌帽,嘴上带着一个口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孙总,他们就住在前面。”

    老巷子发出阵阵怪味,孙青青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跟着魏玲玲走了过去。

    俩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两个狗仔模样的人悄悄跟了上来。

    在一栋非常破旧的楼前,魏玲玲说,“二楼左边那家住户。”

    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适合跟上去。

    孙青青自己走了上去,楼道里有很多垃圾,苍蝇嗡嗡的飞着,楼道的墙上还有些小广告,楼道内的灯非常昏暗。

    而且连个门铃都没有,孙青青敲响了门,同时张望了一下四周,好在没什么人经过。

    敲了几下,门内的灯才亮了,窸窸窣窣一阵声音,门内传来一阵咳嗽声,然后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问,“谁啊?”

    “我知道你们女儿的消息。”

    门内的人根本没有怀疑,立刻就打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挑,带着口罩的女人,立刻说道,“你快里面请。”

    门很快就关上了。

    这对夫妇一个叫董刚,一个叫朱梅,都是老实本分的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从附近夜市的地摊上买来的。

    屋里的摆设非常简单,一张简单的桌子和破旧的沙发,然后就是灶台,在墙的附近放着夫妻俩摆摊用的东西。

    朱梅激动不已,给孙青青倒了一杯热水,“姑娘,你真的知道我们女儿的下落吗?”

    看到面前的俩夫妻,那些久远的回忆不断在孙青青脑海里回放。

    董刚和朱梅的脸似乎一点点变得年轻起来,变成了她记忆中的样子。

    “骑大马喽,骑大马喽……”

    强壮的男人让小姑娘骑在自己脖子上,小姑娘开心的咯咯笑出声,温柔的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吃饭啦。”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孙青青没由来的觉得压抑,这个地方连她卧室的面积都没有,更别说是装修了。

    见孙青青一直不说话,朱梅有些窘迫,这姑娘,大半夜跑到家里来,说知道自己女儿下落,又不说话,而且口罩也不摘。

    董刚试探着问道,“你真的知道我们家小青的下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