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知所谓的东西!”一声冷喝传来,宫弈寒从门外走了进来,大步走到宋飘雪身边,待看到她脸上的手指印时,瞬间转为冰冷的怒,似乎可以将整个空间冻掉,语气里,杀气四溅,“谁、打、的?”

    “没事。”宋飘雪的声音低低的,不想让宫弈寒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慕被抢走,宫弈寒也是通宵到现在,闭眼都没有闭眼过,此刻眼睛里还有红血丝。

    黄谦和魏玲玲被宫弈寒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一跳,而且此时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沉的气息。

    “我没事。”宋飘雪瓮声瓮气的说道。

    魏玲玲心跳如雷,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她说有慕慕的消息,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宋飘雪的目光直视着魏玲玲,心里的希望一点一点儿破灭。

    刚才魏玲玲手里的那张照片,微博上出现的视频中慕慕就是穿着那身衣服。

    说不定,只是魏玲玲为了侮辱自己而故意设的陷阱。

    宫弈寒冷笑一声,“两位,请!”

    虽然是客套的话,听在黄谦和魏玲玲的耳朵里却像是一记闷雷。

    黄谦立刻慌了,拉着魏玲玲往外走去,边走边说,“还是不要了,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改天再给飘雪赔罪。”

    魏玲玲也不敢说什么,大步跟着黄谦朝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宫弈寒冷漠的声音,“我允许你们走了吗?”

    黄谦咽了口唾沫,瞪了魏玲玲一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我们跟飘雪闹着玩的,真的不是有意的。”黄谦打算耍赖到底,“而且,飘雪是宫总的女人,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魏玲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遇到事情的时候怂的比谁都快!

    “宫总,这是我和宋小姐的私人恩怨,您不便插手,还有,您真的知道宋小姐是怎样一个人吗?”

    魏玲玲微笑着挑拨离间。

    宋飘雪走了狗屎运才会什么都比她好,可是宫弈寒是真心对她吗?不见得!

    “当年她一脚踏好几只船的时候,宫总恐怕不知道在哪里呢。您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一下我的高中同学,讨厌她的人有很多。”

    宋飘雪皱了皱眉头,这个魏玲玲真是恶人先告状!

    见宫弈寒脸色越来越难看,魏玲玲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宫总,您可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的手段,我等凡人可真是承受不起。”

    “不知好歹的东西,与其嫉妒她,不如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张脸。”

    宫弈寒面无表情的说道。

    挥了挥手,“请两位去做客。”

    很快店里坐着的人立刻站了起来,在黄谦和魏玲玲错愕的目光中走向了他们,将他们塞进了一辆车里。

    在宋飘雪赴约之前,宫弈寒已经花钱将这家咖啡店租了下来,而魏玲玲附近的客人都是他的人乔庄打扮的。

    宫弈寒揉揉宋飘雪的脸,宋飘雪疼的咧嘴,“轻点儿。”

    “笨蛋,放心,我会给你出气的。”

    得知慕慕不见了,宋建安把跟那人约定的日子无限期延后,诚然,发妻的死亡真相很重要,但活着的人更重要。

    他想,叶成玉知道他这个决定绝对不会怪他的。

    晚上黄金时段,《寻亲》节目按时播放,宫弈寒在此之前就买下了广告时间,插播慕慕的相片,继续寻找慕慕的下落。

    而为了能认出慕慕,宋飘雪把私家珍藏也拿了出来,慕慕穿着公主装的照片,女仆装的照片……

    总之,非常辣眼睛。

    距离慕慕失踪已经二十四小时以上,最佳寻找时间已过,拖得越久,危险越大。

    而此时,地球另一边,海浪扑在沙滩上,海鸥飞过,孙青青穿了一件清凉的衣服躺在太阳伞底下的椅子上,无聊的刷着微博。

    那个小杂种失踪是她一手策划,路线,人手都是她安排的,想找到人,门都没有。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宋飘雪痛苦万分的样子。

    一条热门微博出现在了她的首页,是刚刚播出的《寻亲》节目的节选。

    孙青青冷笑一声,这种所谓的公益节目,油水最多,表面上做公益,其实就是博眼球。

    皱了皱眉头,还是点开了视频。

    是一对夫妇,常年辗转各地,寻找自己走丢的女儿。

    屏幕上放着一张张小女孩的照片,小女孩穿着布鞋,扎着俩马尾,笑的羞涩,而原本鲜艳的衣服已经洗的发白。

    很熟悉的一张照片,照片中女孩的脸跟家中影集中穿着华丽的小公主的脸渐渐融合在一起。

    那是……小时候的她。

    孙青青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封印在记忆深处的情景就像是电影一样闪过她的脑海,头尖锐的疼。

    手机掉在海滩上,孙青青蜷缩起了身体,明明艳阳高照,她却冷得发抖,有些记忆撕裂碎空而来。

    破旧的小巷子,人龙混杂的破旧的菜市场散发着阵阵腥臭。

    一个年轻的女人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对身边的任何事情都好奇的很,一路不停的询问,年轻的女人认真的解答并叮嘱道,“这会儿人多,牵紧妈妈的手,不要走丢了知道吗?”

    小女孩蹦蹦跳跳,指着小摊上的鱼,咬着手指,“妈妈,我想吃鱼鱼。”

    对于她来说,吃一次鱼,简直就是奢侈。

    年轻的女人摸了摸口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牵着小女孩走了过去,小女孩很快就被其他事物吸引,松开了女人的手。

    然后呢?

    暗沉的房间里,不断有人来挑选‘货物’。

    “我们要男孩,不要女孩!”

    “有没有小男孩?我们不要女孩子。”

    “要个女儿有什么用?养大了还是给别人家。”

    “这个小女孩长的一脸狐媚相,长大了看上我老公怎么办?这种女孩子可千万不要买。”

    ……

    各种各样的男女来挑选孩子,身边的小男孩一个一个被领走,可是没有一个会看她。

    再后来,人贩子嫌她是个扫把星,把她丢在了路边,直到被送进福利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