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边过了几分钟才回复,“我会考虑的。”

    而宫弈寒那边也掌握了一手资料,看着桌子上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宫弈寒挑了挑眉,真是一出大戏。

    晚上的时候,陈先生突然通过微博发表声明,会召开记者发布会,到时会放出更多的料,希望各位媒体共同见证。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宋飘雪被吵醒,摸索着去找手机,宫弈寒打开床头的台灯,拿过手机递给了宋飘雪,“唐静的电话。”

    “唐大美女,半夜扰人好梦,你还不睡觉?”宋飘雪嘟哝道。

    电话那头的唐静异常兴奋,“有男人的人就是不一样,睡得这么早,飘雪,我告诉你,大发现!陈忠就是个贱人啊!我一会儿把我找到的东西给你发过去。”

    “哦,我知道了,你早点儿睡觉。”

    挂了电话,唐静很快就把她查到的东西发到了宋飘雪的手机上,宋飘雪朦胧着双眼要去看,宫弈寒一把夺过了手机,关了台灯,“明天再看。”

    唐静兴奋的半夜睡不着觉的东西肯定能让宋飘雪也睡不着觉。

    早上的时候宋飘雪一边吃早餐一边看唐静给她发的东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难怪昨晚唐静那么兴奋。

    “妈妈,妈妈,你粥都撒桌子上了?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身边的慕慕咬着美味的小笼包鄙视宋飘雪吃饭的时候一心两用。

    宋飘雪把手机放下,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子桌子上的粥,夹了一个小笼包,“天啊,他怎么好意思?智商是负数吧?”

    慕慕凑过来,“妈妈,你骂谁呢?”

    “一个陷害你爸爸的蠢货!陷害人都不知道换qq号,太多料了。”

    而宫弈寒从书房里出来,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走到桌子边坐下,“料太多,来不及消化。猜猜那个记者是谁派去的?”

    宋飘雪摇头,不喜欢她的人还真的蛮多的。

    宫弈寒说出了一个名字,宋飘雪瞪大了眼睛,不是吧?

    陈忠联合众多‘讨伐宫弈寒’的志愿者一起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多家媒体共同直播,对宫弈寒进行审判。

    发布会是在一家酒店的会议厅举行,现场聚集了多家媒体,女童的父亲陈忠和母亲刘小红坐在那里,陈忠穿了一件旧西装,领子上还有些脏,脸部还有些蜡黄,神情沉重,而刘小红低头不语,一直在哭。

    发布会准时开始,陈忠清了清嗓子,长叹了一口气,“谢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准时到来,谢谢大家的关注,让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总算有了说理的地方。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去揭穿宫先生,他真的是个好人,而且他真的帮过我们那里的孩子,给那里的学校建了图书馆。可是,这不是他欺负我们妞妞的理由……”

    刘小红脸上已经有很多皱纹,头发也白了许多,坐在那里一直哭一直哭,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妞妞……妈妈对不起你……都怪妈妈没用……对不起……”

    俩人不论是打扮或是举止都是底层的清苦人家,而刘小红又一直哭,哭的说话都不利索,直播的弹幕上很多人对俩人进行安慰,把宫弈寒骂了个底朝天。

    而最前排的记者就是那个尖嘴猴腮的记者,叫马荣,这次的事件是他最先报道出来的,这次的爆料可以说是让他名利双收。而且这么多人关注,报纸销量非常好,他这个月的奖金最起码是工资的几倍。

    马荣站起来,先把这次的事情用幻灯片的形式回顾了一下,很多人再次看到了女童那次的采访,只觉得心都揪起来了,那个孩子也不过五六岁!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陈先生,陈夫人,据我所知,这件事情是今年春天发生的。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将这件事情爆料出来?您现在除了您女儿的口供还有其他的证据吗?”

    陈忠深吸一口气,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缓缓的开口,“我真的很感激宫先生为我们孩子学校所做的一切,给我们孩子带去了学习工具和一笔钱。”陈先生弯腰鞠躬,仿佛内心饱受折磨的样子,“宫先生,谢谢您,可是接下来的话我不得不说。”

    直播平台上不禁为陈忠的举动叫好,知道感恩又敢于揭发。

    “其实当宫弈寒离开后,妞妞回家就喊着屁股疼,我们以为她在医院磕着碰着了也没怎么在意。可当给她洗澡的时候孩子妈妈发现妞妞私、处发红,我们原以为是什么病,去医院检查……哪里知道……哪里知道……”陈忠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可是他有钱有势,我们哪里敢得罪?我们当初去公安机关报警,警察一直不受理,而且政府私下跟我们联系过好多次,让我们不要再发这种言论,可是我们就这一个女儿,姓宫的毁了她一辈子啊……”

    刘小红听到这里哭的更大声了,“妈妈对不起你……都怪妈妈……”

    陈忠握着拳头,眼睛发红,像是一头处在愤怒之中的猛兽,“是我的错!让我女儿受到这么多伤害,我们家还有宫弈寒送的吃的,那些吃的里面有促进发育的药!这些都是证据!就算法院判不了那个畜生!我也要跟那个畜生同归于尽!”

    陈忠的话将整个发布会推到了高、潮,直播上的弹幕更是铺天盖地的谩骂与羞辱,纷纷指责宫弈寒不是人。

    马荣大声喊道,“宫弈寒简直不是人!他以为自己有钱就可以只手遮天了吗?我马荣在此发誓,一定会把这件事情追查到底!我们一起为妞妞讨回公道!”

    “公道不还,我们不散!”

    瞬间弹幕又被这句话刷屏。

    一个女记者站了起来,走到前面,看向台上的陈忠,态度谦和,“陈先生,不知道我能否问您几个问题?”

    马荣冷笑,所有一手资料他都掌握着,这个记者能问出什么话来?

    陈忠见这位记者异常冷静,不免想把她拉到自己阵营,面色沉痛,“您请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