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宋飘雪不禁对宋欣怡竖起了大拇指,“姑姑,你太损了,不过干得漂亮。”

    宫弈寒轻笑,“正在努力中。”

    他非常喜欢这边的环境氛围,非常轻松,没有算计,没有勾心斗角,而且人人互相关心,真的是一家人。

    很快就到了宋奶奶的生日。

    这次的生日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这里的一切都是宫弈寒亲自打点的。除了邀请了一些亲戚,还邀请了很多邻居。唐静及唐静父母也来了,除了宋飘雪和唐静的友谊,宋建安和唐立国私下也有些交情。

    宋奶奶生日那天,宋飘雪给宋奶奶挑了一件唐装,是她去专门店定做的。再搭配上翡翠耳环和祖母绿的吊坠,宋奶奶穿上后整个人显得高贵却不失和蔼可亲。

    因为是私人宴会,所以大家穿的都非常随意,只要开心就好了。

    宴会十一点开始,因为是本命年大寿,所以大家也格外重视,挨个上前问候祝福,说宋奶奶养了个好女儿和好儿子,还有一个好孙女和孙女婿,宋奶奶脸上都乐开了花。

    整个大厅有四五十人,众人问候过后依次坐下。

    宋奶奶走到大厅正前方,那边有个小舞台供客人使用,宋奶奶清了清嗓子,“谢谢大家来参加老婆子的生日宴,我今天还有件事情要宣布……”

    宋飘雪一愣,看向宋建安,宋建安也是一头雾水,安静的等宋奶奶说下去。

    宋奶奶说道,“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女,相信我家的状况大家或多或少有些了解。我老了,我想让诸位见证一下。”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我手里有一套房子,还有一套祖母绿首饰,这都是我的陪嫁。前几天我去律师事务所立了遗嘱。”

    “我的房子归二儿子建安所有,我的首饰有一个吊坠一个戒指,吊坠归女儿欣怡所有,戒指归孙女飘雪所有。”

    这些东西中,祖母绿吊坠最为值钱,其次是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可是对于这样的分法三人都没有什么意见。

    “遗嘱我已经在律师事务所和公证处公证,绝不会有任何改变。”宋奶奶掷地有声,把遗嘱折叠起来,装进口袋。

    “慢着。”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传来,宋志辉和宋建诚从外边缓缓走来。

    宋建诚心有不甘,刚才的遗嘱他都听到了,遗嘱果然没有他的份。

    宋志辉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缓缓走了进来。

    看到俩人进来,宋奶奶随即变了脸色,宋欣怡也别过了头,不愿意看到二人,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原谅这俩人。

    “爸,大哥,你们想干什么?”宋建安皱着眉头看向二人,他对于有没有分到宋奶奶的遗产他一点儿都不关心,可是二人的出现让他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过去几年,宋奶奶生日的时候俩人都是放下礼物就走,从来没有留下吃饭。

    “我怕现在不说就来不及了。”宋志辉一脸悲痛却又不忍的样子,停住脚步,环视一周,长叹了一口气。

    宋建安皱了皱眉头,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而众人则是一脸疑惑,出了什么事情?

    “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等过两天再说,今天是妈的生日,希望爸和大哥不要捣乱。”宋建安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于俩人的性格他太清楚了,无事不登三宝殿。

    宋志辉从档案袋拿出一份资料,“我手里有一份亲子鉴定书,是前几天拿着宋飘雪和你的头发做的,现在结果已经出来。”

    “宋叔,你在怀疑什么?”叶成勋站起来,走上前,一脸寒色。

    宋志辉指着鉴定书上的结果说道,“建安,宋飘雪根本不是你的女儿,你被叶成玉骗了。你要不要自己看?”

    “二弟,爸也是为了你好。飘雪很多行为根本不像我们家的人,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你也不要太难过……”宋建安在一旁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神色大变,宋飘雪不是宋建安的儿子,那么就是叶成玉婚后出轨了?

    宋飘雪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冷笑一声,这俩混蛋,平时想对付自己也就得了,如今还来冤枉她枉死的妈妈。

    简直,不能忍。

    宫弈寒握住了她的手,给她无声的安慰。

    “你胡说什么?飘雪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女儿?”宋建安恼羞成怒,当年叶成玉怀孕的时候他一直陪着她产检,做胎教,宋飘雪不是他的女儿,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爸,大哥,如果你们想给妈庆祝生日,那就安静坐下来吃顿饭。如果存心想找事,麻烦你们换个时间,我奉陪到底。”

    叶成勋走上前来,冷冷一笑,“宋叔,我念你是长辈,不想说话太难听。如果你怀疑飘雪不是建安的女儿,我认识很多法医和医生,我们选个时间一起去鉴定。顺便鉴定一下建安是不是你儿子?当年你做的那些缺德事情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成玉心软不想计较,可不代表我不想计较,我不介意我们新仇旧账一起清算。”

    “难道我手里的鉴定书也是假的吗?飘雪确实不是建安的女儿,你看看你这些年都养了个什么东西。”

    这话一落,很多人都同情的看着宋飘雪,只见宋飘雪在那里,身体有些颤抖,身边一大一小护着她,众人纷纷摇了摇头,不说话。

    “爷爷,大伯。”宋飘雪缓缓的走上前,眼睛微微变红,却倔强的不肯掉眼泪,“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觉得我是个女孩子,不能为宋家传宗接代,所以你安排安东林羞辱我,在我喝的饮料里下**。可是我妈是无辜的,我记事以来,不管你做过什么,妈妈从来没有说过你一句坏话,现在她死的不清不楚,你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她?就是因为我不是男孩子,不能给你带来好处吗?可是,你的生意与我有什么关系?”

    此刻的宋飘雪是真的委屈,她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可是她替死去的叶成玉委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