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到某种可能,宋飘雪握紧了拳头。

    “我现在就去查,你好好陪着慕慕。害他的人,我不会让他好过。”宫弈寒说道,大步离开。

    经过一天的时间资料很快送到了宫弈寒手中。货车司机叫段坤,今年四十二岁,有二十年开大货车的经验,车技好,从未出现过任何意外状况。而且司机平时滴酒不沾,为人老实,不嫖不赌,没有什么不良嗜好。

    段坤如今胃癌晚期,家里还有个马上就要上大学的女儿段莹莹,妻子丁月华身体不好,一直靠药养着,干不了重活。一个星期前,司机妻子的账户里突然存入一笔百万存款。

    宫弈寒拧了拧眉心,丁月华存入的是现金,根本无法得知钱的来历。而段坤的同事及好友也极力证明段坤最近没有什么反常,也没有跟任何奇怪的人有过来往。

    一切,陷入了死胡同。

    宫弈寒拎着车钥匙往外走,他要亲自去拜访一下段坤的妻子丁月华。

    车子在青阳市贫民区停下,房子破旧,街道拥挤而肮脏。处处显示着这里的贫苦和破败不堪。

    宫弈寒按照资料上的地址找到了司机家里。

    这是一栋很旧的房子,墙上已经掉皮,楼道非常窄,隔音效果也非常差。宫弈寒敲了敲门,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女孩子大约十**岁,眼睛哭的红红的,“请问您找谁?”

    “请问你是段莹莹吗?我是受害者的家属,有事儿想询问一下,你们现在方便吗?”

    段莹莹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哽咽着,“对不起,我爸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替我爸道歉,只要能补偿你们,我们做什么都行。”

    眼前的男人衣着华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淡定和从容。段莹莹担忧的看了屋内一眼,“先生,我妈身体不舒服,我们出去说,好不好?”

    宫弈寒后退了几步,段莹莹走了出来,而一阵激烈的咳嗽声从屋内传来,“莹莹,你要去哪里?”

    段莹莹身子一僵,“妈,我下楼透透气,你不要担心。”

    屋内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丁月华已经披着衣服走了出来,“莹莹,你不要骗我了,是不是受害者的家属找来了?”

    “妈,你身体不好,不要管这事儿了,好不好?”段莹莹苦苦哀求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丁月华又咳嗽了几声,“你让我跟他们说,我老了,可是你还年轻……”

    “妈……”

    短短几句,宫弈寒可以判定这家人平时一定相处的很好,而且非常负责任。

    丁月华走了出来,看到宫弈寒,腿一弯就跪了下去,砰砰磕头,“这位先生,车祸的事情是我们阿坤对不起您的家人,只要您需要,我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来偿还阿坤欠的债,指示器求您不要难为我女儿,她什么也不知道……”

    宫弈寒急忙把丁月华扶起来,“丁夫人,我儿子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