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无法为过去的自己辨别什么,尤其是知道慕慕是他儿子以后。即便宋飘雪说她过得不辛苦,即便她姑姑在那边。可无法否认的是,这七年,他缺席了。

    如果当年他能成熟那么一点点,如果当时能从一开始毫无保留的对宋飘雪说出他跟安丽雅的合作。即便安悦有心挑拨,她也不会走的那么绝望。

    听了宫弈寒的话,宋建安冷哼一声,还算有担当,不会故意去找借口。

    “沈眉的店铺和代理是怎么回事?别说你没有帮忙。”他给沈眉交店租的时候就纳闷,是不是搞错了,可是商店的负责人说绝对没有搞错。他想来想去没想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可今天知道宫弈寒是沈眉的儿子后,一切好像都解释清楚了。

    “帮了,那家商场本来就是我的,我妈开口要那几家店铺还要那几家珠宝的代理,我原本想把那几家店铺送给我妈,我妈不要。”宫弈寒如实回答道。

    那个时候他还在云省出差,沈眉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打算要那几家店铺,他二话没说就让人去跟原先租店铺的人商讨,顺便给那几家珠宝商打了个招呼,几天就搞定了。

    宋建安哼了一声,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传来一句,“出来吃饭吧。”

    宋飘雪吐了吐舌头“终于过关了,以后好好对我,知道吗?”

    宫弈寒伸手就想去挠她,宋飘雪赶紧把他推开,“不要闹。”

    宋建安出去的时候慕慕正拿着宫弈寒给他买的巧克力分,看到宋建安出来,急忙跑过去卖乖,把盒子举起来“外公,吃巧克力。”

    小孩子的善意总是让人没有办法拒绝。

    伸手拿了一颗巧克力,摸了摸他的脑袋,“慕慕乖。”

    宋建安坐下,又问沈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慕慕的爸爸是你儿子?”

    他就说呢,怎么突然发神经对付洪蕊,原来就是因为宋志辉的一句小孽种。

    “那天才知道的,我以前就是怀疑。这孩子长的跟弈寒小时候又不像,跟飘雪小时候也不像,就是表情有那么点儿像。而且飘雪跟他分手的时间他又正好失恋,我也不敢确定。而且飘雪刚回国的这段时间这个傻小子可纠结了,一个劲的问我该怎么办?我还没给他们做亲子鉴定呢,飘雪就跟他复合了。”沈眉如实回答道,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宫弈寒成熟的太早,太早看透这人间冷暖,一直跟个小老头似的,只有跟宋飘雪在一起的时候才有少年的爽朗,整个人看上去不那么冷漠,俩人复合,不管是从亲妈的角度还是继母的角度,沈眉都是非常乐意的。

    “难怪你对小程那么有意见!”宋建安这才想明白沈眉对程俊熙的态度。

    沈眉一笑,指了指刚从屋里走出来的俩人,说不出的得意,“你应该说我眼光好,谁像你和妈似的乱点鸳鸯谱,而且飘雪确实不喜欢程俊熙,这种事情你怎么勉强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