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挺好的。”

    宋飘雪有些不明白,这是叫她聊家常吗?以她对爷爷和大伯父一家的了解,似乎不太可能。

    宋志辉接下来的话果然验证了宋飘雪的猜想,“孩子的爸爸是谁?”

    宋志辉脸色难看到极点,女儿是这样,孙女又是这样,简直是丢人,而他最近几天才知道宋飘雪未婚先孕,关键是那个小孽种已经上幼儿园了。

    “是我一个人的。”宋飘雪面色平静,既然选择生下孩子,她就没准备抛弃他,即使她曾经那么那么地恨宫弈寒。

    宋志辉一听,更加愤怒,拿着拐杖使劲敲着地面,拐杖摩擦地板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声音虽然苍老,但中气十足,“宋飘雪,我没工夫听你撒谎!小小年纪就不知羞耻,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勾三搭四被人强暴了?还是出去卖了?还是被人包养了?你还要不要脸?以后出去不要说你是我的孙女,我丢不起这个人。”

    恶毒的话语如同诅咒一样充斥在宋飘雪的耳边,果然不该对‘这边’的人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宋飘雪站起身来,直视宋志辉,一字一句的说道,“爷爷,我叫您一声爷爷,是因为您是我爸的爸爸,但并不代表您可以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我从小到大没吃过您一粒米,没喝过您一口水,我们唯一的关系就是血缘关系,如果您想维持我们两家表面的平静,最好不要管不该管的事情,免得弄得大家都不好看。孩子的事情,我没必要对您交代,我无愧于任何人。”

    宋志辉‘啪’的一拍桌子,胸口一鼓一鼓的使劲喘息,脑子嗡嗡的响,站起来指着宋飘雪骂道,“你跟你姑姑简直就是个讨债鬼,一样的不要脸。”

    宋飘雪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再耗下去,始终面带微笑,礼貌的说道,“爷爷,您的生日,祝福和礼物我都带到了,再见!”

    有时候不生气并不是因为气度好,而是因为压根不在意对方的态度。不等宋志辉说什么,拉开门走了出去。

    宋飘雪无所谓的态度彻底惹怒了宋志辉,你不是犯贱吗?我给你这个机会。恶毒的盯着她的背影,冷笑了起来,宋飘雪,你想安稳的走出这里吗?不可能!

    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码,那边接通以后,宋志辉的表情立马变得谄媚起来。“安少,您人来了没有,今晚的安排,包您喜欢。”

    挂了电话,宋志辉疲惫的倒在了椅子上,‘志诚建设’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可是由于这些年经营不善,客户逐步被一些新兴的企业给抢走了,业绩一年比一年低,资金运转不灵,如果没有投资,只能等死了。

    而华盛集团的安东林是安氏唯一继承人,此人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好色,不管对方是不是处、女,只要对准他胃口,资金不是问题。

    而宋飘雪只不过是一个残花败柳,舍了她拿到安东林的投资,保住‘志诚建设’未必不是一个好主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